2007-02-06

国际笔会在香港召开的亚太区会议上,中国大陆作家的缺席成为焦点,而他们的继续抗争又从另一方面将会议倡导表达自由的主题延展。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国际笔会在香港召开的07年亚太区会议星期一结束,笔会年度自由写作奖颁给了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寻访六四受难者》一书,而表扬年轻作家\x{70ba}真理和自由而设的林昭奖今年得主是杭州记者昝爱宗。两位得奖者都没能出席会议领奖。

昝爱宗星期二发表文章披露被当局在深圳关口阻截,无法到香港与会的遭遇,他当天接受本台采访时谴责当局非法限制公民出入境自由:“凭什么不让我去,他们就是说一句有可能危害国家安全,要是这样你给我下个禁令也好,下个书面通知论证一下我是危害国家安全的危险分子,我可以打官司。就这样一个电话说不让我去,这也太滑稽了。凭什么莫名其妙地把公民出境权利剥夺,一边说法制,一边又不按法制来,总感觉公民权利有一部分是欠缺的。 ”

这次无法按原定计划到香港参与会议的独立中文笔会成员共有20多人,笔会理事深圳作家赵达功认为当局针对这次会议采取了全盘措施,不但因为对会议倡导表达自由的主题过敏,也因为近期禁书风波受到的压力:“这次会议肯定是讲言论自由,国际笔会的宗旨也是要维护作家的写作出版自由,加上作家章诒和《伶人往事》等八本书的禁书风波,来自国内外对新闻出版总署的抨击。本来国际笔会主席格鲁沙是先到中国访问再到香港开这会的,但是中国就推迟了他的访问,这就说明了要阻挠这个会议了。阻止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参加会议,是当局全国统一的行动,像我是被边控了;海南的秦耕是被没收通行证;像湖北的胡一鸣,警察找他,把他的火车票都给收了。不同的形式,全国各地都统一行动。中国大陆有一百左右独立中文笔会成员,都是独立作家,几乎都是异议人士,如果都去参加这个会议,影响是很大的。”

凭什么莫名其妙地把公民出境权利剥夺,一边说法制,一边又不按法制来,总感觉公民权利有一部分是欠缺的

赵达功认为,他们的缺席恰恰向国际社会展示了中国的言论自由现状:“当局说是对外国记者的采访开放,但没有对国内开放。我们很生气,但是没办法,不过好处是,让国际媒体也好、人权组织也好,看看中国政府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说一套做一套,让他们看清楚。”

独立中文笔会成员无法出席会议本身也成为这次会议讨论和媒体报道的焦点,笔会会长刘晓波星期二接受本台访问时说:“这次笔会正好碰到了大家最关心的言论自由写作自由方面的事情,一是章诒和禁书事件,还有就是国内很多成员无法到香港与会,也是成为笔会大家议论的比较重大的话题。一方面能看到,大陆民间、包括独立笔会会员以及独立笔会组织本身,无论当局怎样打压,捍卫写作自由的决心和行动是不会改变的,另一方面由于这些大陆内部这种民间的抗争反抗,这些事情也能进一步引起国际关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