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20

戴煌《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一书被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禁止出版,作者向北京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讼,结果法院不予受理。下面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戴煌的纪实性作品《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1998年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写的是他亲身经历。戴煌少年任抗日儿童团团长。1944年参加新四军并入党,做文工团和新闻宣传工作。1947年任新华社记者,解放苏北盐城,跟敌人拼过刺刀。抗美援朝,抗法援越,在朝鲜、越南前线,任新华社军事记者,跟随志愿军、朝鲜人民军指战员,和越共胡志明主席,作过一系列的出色的采访报导,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都给他立功。1957年他因为写了《神化与特权》一文,被错划为右派。开除党籍、军籍,剥夺大尉军衔,高级记者职务,遣送北大荒农场“监督劳动”。妻子离婚,两个女儿离散,在北大荒和内地劳改单位九死一生达21年。戴煌的律师浦志强说,这本书出版后引起不小反响,作者进行修改后,2006年被作家出版社列入出版计划,并报送新闻出版总署审批,“新闻出版总署在去年六月份就把他的这个选题给滤掉了。非常简单就是发给中国作协和新闻出版社的,就说‘根据有关文件此书不易出版,请通知出版社撤销此选题’。”

浦志强律师认为,新闻出版总署的决定侵犯了戴煌的著作权,

“我们给法院讲过,这个案件不能掉以轻心,要非常重视它。实际上这个案件的意义在于从来没有人从这样的角度,因为也没有证据就这滤掉选题这样的事提出过起诉。其次,它针对的是一个事先审查,这件事的性质远比对章怡和的禁书性质要恶劣的多,好多书出来之后被禁,而由更多的选题和更多的书是还没有出来的时候就被禁掉了。”浦律师认为,北京中级人民法院拒绝受理戴煌起诉的理由很荒唐,

“这个案件的重点在于我们特别寄希望于在胡温宣传的依法治国,依宪治国这样的过程中能够被法院受理,因为没有任何理由不受理,原来由案子不受理,现在就搞不清楚怎么样了,如果依法受理之后,完全不判或者驳回诉讼选择,它是实体上的确定,而现在不予受理就剥夺了戴煌先生起诉的权利。”

浦志强律师认为,“九死一生”一书不仅是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知识分子个人命运的写照,而且是今人正视历史放眼未来的重要参考文献,

“这样的一些反右、文革的东西不可接触,实际上已经成了出版、言论和研究的一些禁区,我们这个社会,我们这个民族受过这么多的苦难、这么大的危机,而且现在社会不可否认也在酝酿更大的危机,这种情况下要求人们不去接触历史,不去研究和反思历史,那我们是不是要重蹈覆辙?”中国独立作家笔会会长刘晓波说,今年六月是中共“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九死一生”等纪念反右的书籍成为禁书,但人们是不会忘记这段血腥的历史,

“在这50周年之际,民间想重新谈反右问题,反思反右,包括很多要求中央政府为反右道歉,为这些当年的迫害者提供国家赔偿的浪潮下,它早就下文件说在几年反右50周年的时候,关于反右方面的书和媒体都不准报道。”

以上是本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