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25

受总部设在伦敦的人权组织“国际少数族群权益团体”的委托,纽约的中国人权组织起草并公布有关中国少数民族现状的报告;报告称,中国少数民族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所受到的侵害,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提出的“和谐社会”理念格格不入。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中国人权组织这份报告的题目是:《中国对少数民族的排斥、边缘化以及日趋紧张的民族关系》。报告的序言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表示,和谐社会将是建立在民主法制、公平公正与诚信友爱、充满活力的基础上;但是若对中国少数民族的现状加以密切审视,就会看到与和谐社会的要求大相径庭的情况。报告认为,中国少数民族的现状存在三大问题:少数民族对国家的政治参与受到限制、排斥;少数民族地区的自然资源被利用所带来的经济利益没有反馈到对少数民族地区的公共卫生和教育的投资上,也就是说,国家对少数民族地区实行歧视性经济战略;国家对少数民族地区的文化传统缺乏保护。

北京的独立学者刘晓波博士表示,中国人权的报告所指出的第一个问题的确存在;他说,在少数民族地区,大权掌握在汉族人手中,

“各个少数民族地区的一把手,党委书记全部是汉族,少数民族干部最多做一个省长,或自治区的主席,特别是新疆和西藏。在中国政府的高层决策层中,这些方面确实是政治局常委级的主要决策层里少数民族的成员基本上没有。”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表示,不独少数民族地区,整个国家的制度都还存在问题,少数民族地区真正的自治也有待实现;但是,他不认为中央政府有意抑制少数民族干部,

“当然目前中国整个的国家制度是有问题的,因此反映到如何对待少数民族自治、民族参与肯定也有很多问题。中国在很多自治区跟其他的省的政治制度没有什么差别,就是说民族自治要加强。在少数民族那里反映的情况可能是整个中国国家制度建设中所存在的问题,而不完全是针对少数民族,我反而觉得中国政府对少数民族的政策很多是优待。”记者:“现在国家领导人,不说党的领导人,就说立法部门、人大还有国务院系统主要领导人都是汉人,这不是事实吗?”

“不能因为国家领导人是汉人,毕竟汉人人口占了90%以上,但是现在要求在少数民族地区都要由少数民族担任一把手,在中央人大副委员长什么的都有少数民族代表。我不认为中国政府要专门去抑制少数民族干部的成长或者是发展。”

这位学者说,这些年来,国家给予少数民族地区不少经济援助,

“有很多经济援助,从国外角度来讲好像中国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石油、矿藏用到了东部,但这不是针对某个少数民族的,这种不平衡是存在的。我想对外公布一个帐目,从西部得到了多少好处,国家又有多少转移支付到西部少数民族地区。”

刘晓波博士表示,中国中央政府看来是对西藏实行花钱买稳定的策略,

“我了解的情况西藏的自然资源比较少,中央的财政拨款都是无偿的,有点感觉就是花钱买稳定,而且叫各省市强制性地要无偿援助西藏,某种程度上中央政权维持西藏的政治稳定就是为了维持国家政权的稳定。”

在谈到国家对少数民族文化传统缺乏保护的时候,刘晓波说,汉族是一个带有世俗化倾向的民族,共产党更试图以世俗化来影响少数民族,

“因为汉民族是一个特别世俗化的民族,49年之后它企图用无神论的教育来改造少数民族地区,我觉得这么多年它并没有取得什么效果。但是对西藏本身的特色是肯定有破坏的一面。”

北京理工大学的胡教授表示,中国的宗教状况还存在不少问题,但是他说,如果认为藏传佛教乃至西藏传统文化将在全球化大潮中面临灭绝,那是夸大其词,

“宗教肯定存在很多问题,但也有人提出一个问题:西藏当地藏传佛教之类的文化好像面临灭绝的命运。我认为这是夸大,你想西藏也不可避免地被纳入到全球化市场经济的潮流当中,市场经济发展的结果不是灭绝某一个文化,随着全球化这种文化反而能够得到传播、弘扬,也就是说也许只有面对全球化,民族的东西才能得到更好的弘扬和保存,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在西藏进行经济开发,它的文化就面临着灭绝,这样的观念也是不对的,当然在发展经济、物质财力支援的时候要进一步地保护当地文化。”

中国人权组织在有关中国少数民族现状的报告中呼吁中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并让少数民族从其所批准的国际公约相关条款中获益。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