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06

中共十七大即将召开,中国政府进一步收紧对媒体的控制。“交互性网站”要被强行关闭;博客删帖的频率增高,一些博主愤怒之下干脆“挥刀自宫”;还有媒体因为揭露黑暗而被中宣部定为“假新闻”,记者被开除。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申铧的采访报道。

最近中国有媒体报道说,继“紫田机房”和广东汕头“蓝芒”机房总数超过2000多台服务器被断网关闭后,浙江省公安厅决定在“十七大”之前必须强行关闭所有“交互性网站”,包括论坛、博客、留言板等。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现在还没被关闭的博客的博主们最近抱怨帖子被删的频率增高。北京一位网名叫凌沧洲的作家和学者告诉本台说,今年六月份他在自己的新浪博客上帖的一首诗被删除,一气之下他决定永久关闭他的新浪博客:

“写了一首关于山西黑煤窑的诗,就很快被删了,按说博客是表达自己情感的一些东西,连这些都删了,那我还写什么?一怒之下我就给它关了。”

凌沧洲写的这首诗题目叫《黑窑童奴-大地上的恐惧、尸身和泪水》,现在还可以在网上看到转帖。凌沧洲的博客曾是他非常珍惜的为数不多的言论空间之一,关闭时点击率已经达到16万多。他说,为了抗议某些人的为虎作伥,他宁可选则关闭博客抗议,因为人是要有点血性的。

写了一首关于山西黑煤窑的诗,就很快被删了,按说博客是表达自己情感的一些东西,连这些都删了,那我还写什么?

凌沧洲说,在现在这样的言论环境下,他的很多写作都是“为未来的写作”:

“因为很多东西都是多少年以后才会发表。”

主动“自宫”抗议删帖的并不仅仅只有凌沧洲。网名叫“十年砍柴”的《法制日报》知名记者李勇9月1号在搜狐网他的博客上留言说:“我已经把在这个博客上的所有文章全部删除了。几天来,文章被编辑隐藏的次数太多了,不如我干脆挥刀自宫,白茫茫一片真和谐。”

网名叫“笑蜀”的《南方周末》编辑陈敏最近在自己的南方周末网博客上写到:“我的网易博客被删的七零八落。以往也享受过这种待遇,但那时还留个尸首,现在是连尸首都不留了,删的干干净净。”

除了严格控制网络上的言论外,最近中国的宣传部门对揭露黑暗面的媒体报道也是大打出手。浙江的自由记者昝爱宗告诉本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央级报纸记者因为最近对湖北湖南一带的一项交通项目掺假的行为进行了调查报道,结果被中宣部定性为“假新闻”:“铁道部,宣传部都找到报社说这是假新闻,他们定性是假新闻,那在这个报社还能呆下去吗?上级领导说是假新闻那就得处理啊。”

昝爱宗说,这位记者受到的处分不仅是被开除出报社,而且全国其他媒体今后不得再录用。

凌沧洲之所以能够作出关闭博客抗议审查的举动,是因为他本人就专门做过中国历史上的言论自由状况的专门研究,并写有专著《罗马与长安》。他说中国现政府对言论的控制可以追溯到宋朝:

“我不太同意当年那种完全的西方论,刘晓波那种甚至更早的对传统化批判得一塌糊涂。我认为在早期尤其宋代以前,我们都有相当程度的言论自由,但是后来中国人最后从自由民族沦落为奴隶民族。”记者:“这是什么时候?”“当然是1279年了,宋代牙山之役蒙古军队征服了东亚之后。”

宋朝似乎离现在已经很遥远,中共十七大的召开却越来越近。在十七大召开前以及期间,我们也许会看到中国政府更多的对言论的控制。

自由亚洲电台申铧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