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10

2001年7月13日,北京申奥成功,政府官员向全世界承诺“改善中国人权状况”。2004年6月,中国公布了北京奥运的口号:“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诞生于1896年的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是为了促进人类的尊严与和平。中国和世界人民对奥运会将给中国带来的政治进步充满期待。

那么,北京有没有信守承诺?中国的人权状况有没有改善?

你们或许在奥运会时来到北京,你们将看到摩天大楼、宽敞的街道、现代化的体育场馆和热情的市民。你们看到的是事实,但不是全部的真相;就像你们看到海面上的冰山一样。你们或许不知道,能够看到的这些鲜花、微笑、和谐与繁荣,正是建立在冤屈、泪水、囚禁、酷刑和鲜血的基础之上的。

我们将讲述关于中国的那部分真实。我们认为,直面问题,对那些希望避免奥林匹克运动蒙受羞耻的人们来说,知晓真相才意味着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方政,两项残疾人投掷项目的全国记录保持者;1989年6月4日凌晨,为了营救同学,他的双腿在天安门被坦克压断。因为他的双腿让人想起六四,他被政府剥夺了参加伤残人运动会的机会。< 注1> 2007年4月公安部下发的内部文件规定:秘密加强政治审查,11类43种人不许参与奥运,包括异议人士、维权人士、某些新闻机构和宗教团体等。< 注2> 而中国警方至今未将此规定通告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

奥运工程投入巨资、黑箱操作,由于没有透明的财政公开,纳税人无法有效监督400多亿美元奥运投资的使用,贪污和受贿现象严重而普遍。奥运会建设总指挥、前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就因为巨额贪污而移交司法机关。因奥运场馆建设,家住北京的叶国柱、叶国强兄弟的房屋被强行拆毁,兄弟二人又因为上访维权行为被判刑;叶国柱在狱中多次被铐手铐脚镣,绑在床上,并遭电棍殴打。在奥运会倒计时的这一年中,他将仍在天津的潮北监狱里遭受酷刑。据报告,有125万人因为奥运场馆建设而被迫迁离家园,到今年底估计会达到150万。40万流动人口在没有正式安置计划的情况下被拆迁,20%被拆迁家庭将陷入贫困或更加赤贫。< 注3> 青岛市以奥运会帆船赛为由,强行拆除居民房屋,并将多名居民或维权代表逮捕或判刑。< 注4> 沈阳、上海、秦皇岛等奥运分赛场,都有强制拆迁的情况发生。

政府以树立文明城市形象的名义大量阻截、关押、强迫遣返上访者、乞丐、流浪者,将其中一部分人超期关押在所谓的“救助站”,或者直接投入劳教所。城管人员以野蛮的方式没收街头摊贩的生存工具,并常常动用暴力。2005年7月20日,经营蔬菜的56岁江苏农妇林红英被城管人员打死。< 注5> 2005年11月19日,修理自行车的54岁的吴寿清被无锡城管打死。< 注6> 2007年1月,上海访民段惠民被警察殴打致死。< 注7> 2007年7月1日,上海上访维权人士陈小明由于被长期关押,疾病得不到及时治疗而去世……。< 注8> 2008年8月5日,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将来临之际,北京抓捕200名上访人士。< 注9>

中国继续羁押迫害人权捍卫者、异议人士、敢言作家记者。曾被《时代周刊》评为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之一、最近刚刚获得“雷蒙\x{2022}麦格塞塞奖”的人权捍卫者盲人陈光诚,因揭露计划生育中的强制堕胎、强制结扎、滥用酷刑,被政法部门构陷刑事罪名判入狱四年零三个月。政府拒绝亲友把盲文书和收音机带给他。而这个双目失明的公民,前不久在山东临沂监狱里遭到殴打。< 注10> 2007年8月24日,他的妻子袁伟静准备去菲律宾马尼拉领奖时,在北京首都机场被山东国保警方暴力绑架。< 注11> 2007年8月13日,黑龙江维权人士杨春林因为代表数万失地农民发起“要人权不要奥运”签名,而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正式逮捕。< 注12> 中国一直在制造文字狱,被关押的记者和作家居世界之首,据不完全统计,1989年以后累计就有数百名之多。目前仍在狱中的中国记者有35 人,作家有51人< 注13>,90%以上是在2001年7月申奥成功以后被拘捕或审判的。比如,记者、诗人师涛因向海外网站发送一封电子邮件而被判刑10年。牛津大学博士徐泽荣因为研究朝鲜战争而被以“非法向境外提供情报罪”判刑13年。作家清水君(黄金秋)因在网络发表文章而被判刑12年。(仍在狱中的记者作家名单见附件)< 注14> 一些作家和异议人士被禁止出国,另一些被禁止回国。< 注15>

每年数不清的国内网站被关闭,数不清的公民博客被删除、取缔,含有敏感词汇的任何文章均被过滤< 注16> .在大陆,很多外国网站无法浏览,收听收看外国的广播或电视节目受到干扰或严厉禁止。虽然政府许诺在2008年10月17日奥运会结束之前的22个月里开放外国记者采访< 注17> ,但驻华外国记者俱乐部(FCCC)的调查显示,有40%的驻中国外国记者在北京和其它地区从事新闻采访工作时,都有过被骚扰、拘禁或被官方警告的经历,还有的记者反应,他们以及他们的工作人员多次受到暴力驱逐。更严重的是,被采访的中国公民可能处在危险之中。< 注18> 2006年6月,傅先财因接受德国媒体采访而被打成颈部以下瘫痪。< 注19> 2007年3月,郑大靖因接受英国电视台采访而被殴打关押。< 注20>

政府继续压制宗教自由。北京基督教牧师蔡卓华,因为印刷《圣经》在2005年被判刑3年。< 注21> 新疆家庭教会的周恒牧师,仅仅因为接到几十箱《圣经》,就被政府以非法经营罪名指控。< 注22> 2007年4月至6月期间,中国共驱逐了100多名来自美国、韩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的涉嫌传教活动的人士,其中包括在华达十五年以上的英语教师、人道主义工作人员。这次代号为“台风五号”的大规模驱逐外籍宗教信徒的运动,目的在于打击海外宣教机构藉奥运会的时机传福音。< 注23> 2006年9月30日,71名西藏人准备由西藏逃亡到尼泊尔,中国边境人员向他们开枪,一名17岁的尼姑被打死,一名20岁的男子受伤。< 注24> 在许多国际目击者在场的情况下,中国警方甚至仍声称他们是在受到袭击后的还击。时隔一年,中国对藏传佛教的控制变本加厉,从9月1号开始在西藏地区实行一项新法令,要求所有喇嘛的转世都要经过政府部门的批准。公然粗暴干涉藏区沿袭数百年的活佛转世制度。< 注25> 并依然阻挠藏区宗教领袖、享誉世界的和平主义者达赖喇嘛返回家乡。

从1999年以来,许多信仰受到官方禁止的宗教教派的信徒,比如法轮功、三班仆人,遭到了极其残酷的、有计划的迫害,不少人被迫害致死、遭受酷刑而致伤、或被折磨成精神病。仅仅因为他们不放弃信仰、藏有宗教书籍、制作光盘或者写文章揭露迫害真相,就会遭到判刑或劳教。< 注26>

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执行死刑最多的国家:死刑数字被当成“国家机密”。但据专家估计每年大约8000到10000人,包括暴力犯罪和经济犯罪。在被执行死刑的中国公民中,甚至有一些完全无辜者。比如聂树斌、滕兴善、曹海鑫、呼格吉勒图,他们仅仅因为非常偶然的原因才被证明是无辜的。< 注27> 陈国清、何国强、杨士亮、朱彦强、黄志祥、方春平、程发根、程立和,八位无辜的农民,在警察极其残忍的酷刑之下屈打成招,法官明知被告无罪而故意判处死刑(死缓),目前被分别关押在河北和景德镇监狱。< 注28>

酷刑在中国各地的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里普遍存在:酷刑的方式包括电击、火烧、电针、长时间吊打、剥夺睡眠、强行注射破坏神经的药物、针扎手指,等等。每年都有中国公民被警察或监狱管理人员酷刑折磨致残、致死。

中国仍然保留着劳动教养这一任意羁押制度,这意味着完全不经过法院审判,警察机构就可以剥夺一个公民人身自由,最长可达四年。此外还有收容教育制度,完全凭警察意志就可以剥夺公民人身自由六个月到两年。当局为了简化手续和混淆视听,有时会把异议人士或维权人士送到劳教所、收容教育所甚至精神病院。< 注29>

全世界最庞大的秘密警察系统——国家安全部(国安)和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国保),行使超越法律之上的巨大权力,他们对公民进行监听、跟踪、软禁、关押和施以酷刑。2004年6月3日,中国秘密警察公然把“海洛因”塞入重庆异议人士许万平手里,栽赃陷害他进行毒品交易。后来许万平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2年。< 注30> 中国公民无权选举国家领导人,也不能选举地方首长和地方议员。实际上在地方人大代表选举中也从来没有自由行使过真正的选举权。泛蓝联盟成员、武汉居民孙不二因为以独立参选人身份参加县级人大代表的选举,在2006年9月被打得满头是血。孙不二从今年5月23日起失踪,至今不知下落。< 注31>

中国继续实行野蛮的城乡身份歧视制度:按照中国的选举法,一个农民的选举权是一个城市居民的四分之一。< 注32> 2007年6月,数千被拐卖的未成年儿童被强制劳动、殴打迫害,导致大量未成年儿童被伤残甚至活埋的“黑窑事件”被媒体曝光。被骗到山西黑窑厂做苦工的孩子,最小只有8岁,最大的13岁,而几乎所有的黑窑厂都与政府官员有关。< 注33> 中国政法机关一直非法禁止艾滋病感染者对政府责任的索赔诉讼,各地秘密警察经常恐吓、软禁或者拘捕艾滋病领域的民间社会工作者和维护自身权益的艾滋病感染者。

在苏丹达尔富尔和武装冲突严重的其他非洲地区,中国政府出售武器支持种族冲突和屠杀。

中国政府强行遣返北朝鲜难民,明知道被遣返者在北朝鲜的命运是劳改营甚至是被处死,这违背了中国加入的《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和《关于难民地位的议定书》。

——人们应该知道:奥运会将要举行的国家,是一个没有民主选举、没有信仰自由、没有独立法院、没有独立工会、禁止游行示威和罢工的国家;是一个滥施酷刑、实行歧视制度、拥有庞大秘密警察体系的国家;是一个违背人权准则和人类尊严、不准备承担国际义务的国家。

——人们需要考虑:奥运会与宗教迫害、劳改制度、现代奴工制度、身份歧视制度、秘密警察、反人类暴行能否并存?

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憧憬“同一个梦想”。我们希望有一天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一样,分享着人权、自由、民主、和平这些普世的恒久价值。但是,我们看到,中国政府显然未准备兑现承诺——中国政府迄今为止的奥运准备工程表明,举办奥运会相反成了政府限制公民自由、压制人权的理由!

我们不希望封锁和隔离中国;但只有坚守原则的人权压力和开诚布公的对话才会促进中国政府改变现状。无视以上现实而包庇北京奥运光环下的种种暴行,是对奥林匹克宪章的蔑视,也是对人类文明基本准则的蔑视。保障人权需要时间,但我们应该立即阻止中国的人权状况继续恶化。任由在一个人类尊严遭到践踏的地方举办奥运会,既不会给这个国家的人民带来光荣,也不会给奥运会带来光荣。

我们由衷地希望奥运会为中国13亿国民带来和平、平等、自由、公正的价值。我们祈祷奥运会在自由的中国召开。我们必须推动2008的奥运会真正符合奥林匹克宪章,推动同一个世界中实现同一个人权梦想,我们相信,唯有这样的奥运会才能促进中国的民主进步与世界的和平发展。

没有人的尊严和权利,就没有真正的奥运。为了中国,为了奥运,捍卫人权。

2007年9月10日

注释:

1.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64104-1.asp

2. 2007年4月初,中国公安部下发了《关于严格开展奥运会及测试赛申请人员背景审查的通知》。http://www.peacehall.com/forum/boxun2007a/344626.shtml http://radiofreechina.wordpress.com/2007/05/31/new-blacklist-for-those-entering-china-during-olympics-reported/

3. 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世界居住权与反迫迁中心”( Centre on Housing Rights) 2007年6月发表的报告。在受奥运工程影响的人中,估计每年有33,000人由于失去居所,而变为生活贫困。 http://www.cohre.org/mega-events

4. http://www.ibtimes.com/articles/20070517/china-demolition-standoff.htm

5. 《江苏法制报》2005年7月29日。http://www.dffy.com/fayanguancha/sh/200507/20050729095508.htm

6.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yuanqing/2005/12/200512031035.shtml

7. http:// hric-newsbrief.blogspot.com/2006_12_31_archive.html

8. http:// hric-newsbrief.blogspot.com/2007/07/july-14-16-2007.html

9. http://www.epochtimes.com/gb/7/8/6/n1793681.htm

10. 陈光诚的相关报道,可见,http://www.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1186887,00.html

11. www.rfa.org/cantonese/xinwen/2007/08/24/china_rights_chen/

12. http://www.breitbart.com/article.php?id=070904062003.m7jreun7 &show _article=1

13. http://www.rsf-chinese.org/

14. 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的网站上的狱中作家名单包括:孔佑平、黄金秋、欧阳懿、罗永忠、郭庆海、颜军、杨子立、张宏海、徐伟、靳海科、赵常青、吴义龙、陈少文、姜维平、徐泽荣、喻东岳、陈晏彬、刘浩锋、张玉辉、吴士深、陶海东、姜力均、罗长福、拖乎提-吐尼雅孜、桑坚成、何德普、王炳章、秦永敏、程益中、喻华峰、李民英、李志、毛庆祥、朱虞夫、徐 光、哈 达、胡石根、赵 岩、师涛、张汝泉、杨天水、张 林、郑贻春、马亚莲、阿卜杜勒加尼·梅梅特民、刘贤斌、岳天祥、严正学、程翔、陆建华、蔡卓华、许万平、李建平、杨茂东、李长青、李元龙、阳小青、郭起真、胡明军、努尔莫哈提·亚辛、陈树庆、王小宁、张建虹(力虹)、吕耿松等。见,http://www.penchinese.com/wipc/01wipl0-main.htm

15. 被禁止出国的人包括揭露SARS真相和1989年镇压学生运动真相的蒋彦永医生,人权律师高智晟,独立作家刘晓波、廖亦武、江棋生,等等,不允许回归祖国的中国公民包括魏京生、王丹、王军涛、吴弘达、傅希秋、方励之、严家其,等等。

16. 根据人权观察的报告,中国在2006年上半年关闭了700多个网路论坛,并且强迫8个搜寻引擎过滤10000个敏感用字。http://hrw.org/chinese/docs/2006/12/31/china15421_txt.htm

17. 《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2007年1月1日起施行。

18.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2144,2718444,00.html

19. http://en.wikipedia.org/wiki/Fu_Xiancai

20.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7/03/17/xinwen/

21.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i_Zhuohua

22. http://chinaaid.org/2007/09/05/

23.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2011

24. www.rfa.org/cantonese/xinwen/2006/10/13/china_tibetan/

25.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7/09/200709071414.shtml

26. 最近的官方报道,见2007年07月12日青岛日报,《青岛5名法轮功人员分别被判刑》。http://news.sina.com.cn/c/2007-07-12/161613432964.shtml

27. 有关聂树斌的报道,见www.nanfangdaily.com.cn/southnews/zmzg/200503240931.asp 有关滕兴善的报道,见http://news.sina.com.cn/o/2005-06-16/13566190113s.shtml 有关曹海鑫的报道,见www.chinamonitor.org/article/case/chx2.htm 有关呼格吉勒图的报道,http://news.sina.com.cn/c/2006-10-09/175111191234.shtml

28. 河北承德案的报道,见http://news.sina.com.cn/s/2005-03-31/12416251935.shtml 江西乐平案的报道,见www.crd-net.org/Article/Class9/Class14/200606/20060602235031_1328.html

29. 湖南的网络作家贺伟华在今年八月份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见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7/08/21/he/

30. 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4/06/200406041411.shtml

31. 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7/05/29/sunbuer/

32.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选举法》第十二条、十六条。www.china.com.cn/chinese/law/690775.htm

33. www.youtube.com/watch?v=_alb9vJeKJo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