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21

柬埔寨前共产党红色高棉的第二号领导人82岁的农谢日前被警方逮捕,由联合国支持的特别法庭宣布,将以争战罪和反人道罪审判农谢。在上世纪70年代,农谢曾任红色高棉统治下的柬埔寨人大委员长,地位仅次于死于脏病的波尔布特。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据报道,星期三,警察和法庭官员到农谢在柬埔寨与泰国边境附近的西部城市拜林的住所,将他逮捕,有目击者说警方利用直升机把82岁的农谢送往金边受审。据香港东方日报估计,法庭将在明年开审。据悉,在逮捕农谢之前,法庭已经调查了7年,法庭成员中的联合国代表和柬埔寨方面的成员一直对调查有争议。外界担心这些年纪老迈的红色高棉领导人将永远不会被带到法庭面前。

根据法庭目前列出的名单,共有5位前红色高棉的领导人应当受审讯。农谢在其中排名第二,也是仅次于波尔布特职位最高的。他在1998年向政府投降。

星期四,记者致电曾长期居住柬埔寨而后移民澳大利亚墨尔本的著名作家黄惠元,他说农谢被捕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他认为红色高棉当时的制度才是问题的关键。他说当时的制度是人间地狱,坏是坏在那个制度,现在来审判个人,只是无奈中的一个办法而已,“通过他这种审判来揭露他这种马列主义的理论在实践上所造成的危害,这才是问题的着眼点。波尔布特为首的集团所实行的是彻底的马列主义,这种社会制度有几个特点,第一,在经济上铲除私有制,实行公有制,第二,一党专政,第三,意识形态上独尊马列,排斥其他。这样他就造成了很大的危害,他杀掉100多万到200万,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在意识形态上他就是根本毁灭所有的文化。他跟别的马列共产主义国家也有共同性,共同性就是我讲的这三点,所以凡是实行这三点、不改革的国家都是糟糕的。伴随而来的就是完全没有人权,这种制度所造成的危害现在还能看见。”

据黄惠元介绍,红色高棉在取得政权后,1975年4 月17日,在一天之内把柬埔寨大小城市的居民统统赶到农村,实践所谓的农业乌托邦计划。所有人被迫离开了世世代代居住的住所,放弃所有财产,成为彻头彻尾的无产者。黄惠元说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这样大暴政。他认为红色高棉当时大大小小的干部只要参与了当时的行动,都应该被判有罪,但是“最重要的着眼点还是应该在他们所执行的这种反人类的路线,剥夺人权,人类生存所需的所有权力都被他统统垄断完了。”

事实上,农谢一直拒绝为当年的暴行负责,曾经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声称:“我仅仅是人大委员长,并没有参与很多政府运作。而且,有时我并不清楚他们在做什么。”农谢口中的他们是指前红棉的其他主要领导人。其中,波尔布特于1998年因心脏病去世。

北京独立评论人士刘晓波星期四接受本台采访的时候表示,农谢的反人类罪确实应该得到清算。他认为红色高棉政府所推行的制度和当时的当权者都应该为当年的暴行负责,不能把所有的东西都推到制度上,到最后没有人为它负责。他说中共当局不会就农谢的被捕提出反对的意见,同时官方媒体也会低调处理相关的新闻,“不会有什么更多的反应,起码官方媒体不会有太多的反应。”

农谢曾担任柬埔寨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副书记、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地位仅次于波尔布特。据国际社会披露,在红色高棉政权统治期间,大约有170万人死于饥荒、疾病、重体力劳动和迫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