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03

中国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民营联化科技有限公司公司在2007年的11月27号发生一起导致发造成数十人死伤的特大爆炸案。为了掩盖爆炸案的真相,响水县政府动用全县之力,对来访记者不仅进行软禁、监视、跟踪、贿赂,而且还对线人进行威胁、利诱,封锁新闻现场锁。中国“南方都市”报将响水县政府防堵记者、控制舆论的手段称为“响水经验”。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的采访报道。

将一个县政府防堵记者和控制舆论的手段称为“响水经验”是因为响水县委宣传部在刚刚过去的2007年12月24号,以题为《沉着应对突发事件全力做好舆论引导》工作报告的形式,推广和表彰他们的控自新闻自由的成功经验。例如,报告中有这么一段:“对所有来响采访的记者,一经发现,并确认其身份后,一律将其邀请到当地五洲宾馆安排食宿。每日统计来响媒体记者情况,及时向指挥部报告,并提请指挥部控制事故现场,任何记者未经同意不允许进入采访拍照。同时,要求公安部门每日检查县城和陈家港大小宾馆、旅舍,发现记者入住立即报告”。对此,将响水县践踏新闻自由列为2007年中国十大人权坏事的原中国《海洋报》记者昝爱宗表示:

“以前是‘防火、防盗、防记者’,现在是‘防记者高于防火防盗’。有可能失了火、或者是小偷来了报案,公安局都没有那么积极。记者一来他们公安、新闻、宣传部也都过来了。好像防记者是第一位的。”

“南方都市”将“防火防盗防记者”戏谑地称为响水县对媒体的“人民战争”。响水县委宣传部的报告有一段这样描述:“12月5日上午,中央电视台《安全在线》栏目3名记者乘坐文华公司出租车前往陈家港沙荡村采访,并强行要求出租车司机关闭手机。在这种情况下,该司机乘他们不备之际,借用他人电话向公司总部报告,为成功劝阻这次采访活动提供了十分重要的线索。”。对此,北京异议人士刘晓波表示:

“地方政府出现灾难性的新闻,封锁消息已经是他们统治的一种本能的反应。这几年类似这样的事故一般中央媒体对矿难、爆炸等等,主流媒体都会报。但是,一般地方政府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要封锁消息。”

响水县政府的人民的“人民战争”阻止了包括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在内21家媒体近70名记者的采访。昝爱宗认为,这显示地方政府的势力多么强大:

“我认为突发性事件,像爆炸这种事件有可能导致当地的市长、市委书记可能会提拔不上去,或者可能面临着被撤职的危险,就去防记者。所以,他们为了这顶乌纱帽,不惜任何代价。地方政府为了自己的利益,就会想方设法地封锁新闻。”

响水县政府的“想方设法”表现软硬兼施两方面。软的方面表现在贿赂,给前去采访的每位记者1000元人民币的所谓“辛苦费”和为有影响媒体的记者送小姐按摩;硬的手段则表现在“强行扣留了记者和所乘的出租车,撕扯记者衣领,强行搜身、搜车”和找借口限制记者离开下榻酒店房间等方面。刘晓波表示,响水县政府在互联网时代这种压制新闻自由的手段十分愚蠢:

“因为现在你想把这些媒体的嘴全封住,那是不可能的,反而一封锁消息就是欲盖弥彰。你想想中国地方官员为了保证自己的政绩、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真是不择手段。”

中国地方政府为了坏事不出门防堵记者控制舆论,响水县不是第一家。然而,响水县的做法和公开总结成功经验,将其视为“政绩”,《南方都市报》认为,这“书写了中国新闻史的耻辱一页”。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