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2

在北京,原“新青年学会”成员徐伟、杨子立、靳海科、张宏海2003年11月,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判处8到10年的重刑。他们的亲属反映,目前他们在狱中身体和心灵都受到摧残。人权人士呼吁当局无条件释放他们。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据总部设在美国的“观察”期刊发表了扬子立妻子的文章,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疾病缠身的四位政治犯。文章说,2001年3月13日无辜被抓的杨子立、徐伟、靳海科、张宏海,在超期关押超期审理长达三年之后,于2003年11月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了重刑:徐伟和靳海科被判十年徒刑,杨子立和张宏海被判刑八年。他们四人从被逮捕、关押、判刑,至今七年过去了。他们受到刑讯逼供,身体和心灵受到摧残,尽管如此,他们却没有一个人认罪。

目前他们四人的身体状况都非常差。北京的异议人士刘晓波说,杨子立等的“新青年学会”冤案是中国近年来最大的政治迫害案件,是一个无中生有的文字狱,“他们几个人当年成立了一个新青年学会,这个新青年学会实际上就是一个带有读书会性质的。大家在一块讨论一些问题什么的,而且这里面的观点也不太相同。比如说杨子立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坚持自由主义的政治观点。徐伟是马克思主义者,他坚持马克思主义的观点。”

刘晓波说,2003年,北京中级法院和高级法院依照不实之词,把杨子立等四位青年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了8 至10年的重刑,而杨子立等人从2001年开始就遭到拘留,“其实这个青年会前后就活动了三个月,也没有什么,就是大家坐下来聊聊天。刚开始他们弄了一个新青年学会纲领,后来也不了了之了。这里面还有就是原来在知识界还有影响的杨子立搞的一个网站叫做杨子思想家园,这个影响比较大。

刘晓波表示,目前,徐伟、海科、杨子立被关在北京第二监狱,张宏海一个人被关在浙江丽水监狱,“我觉得从改善中国人权状况的现象,就是为了奥运形象。我觉得他们关了那么多年也应该用一点办法,想一点理由叫他们走出监狱。里面有一个特别好的理由就是这几个人特别是身体都不好,完全可以用保外就医的理由将他们提前释放,这样还可以改善中国政府的形象。”

美国纽约的人权活动人士刘青说,北京的“新青年学会”从未有过政治纲领,成立以后,连有全体成员参加的会议都没有召开过,只是有时举办不定期的专题讨论会,“首先是徐伟、杨子立、靳海科是不应该被判刑的,判刑是一种人权侵犯和迫害。他们只是一种思想、一种看法。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不允许他人有思想和看法,这是极其霸道、专横和专制的做法。跟现代社会、跟整个社会的发展、跟人类的发展都是完全违背的。所以,当初的判决就是一个错误。现在能够早一点释放,恢复他们的人身自由,至少使这个错误还能够减少一些。”

扬子立的妻子路坤在文章中表示,她和徐伟、靳海科、张宏海的家属要求当局立即停止迫害,为患病的四青年进行及时医疗,并无罪释放他们。

以上是本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