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11

今年第二期的《炎黄春秋》杂志在头条《亲历记》专栏中,刊登了前国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田纪云的文章,回忆了1980年代,中共前领导人赵紫阳在制订对外开放政策过程中所起的作用,文章并配有赵紫阳和其他领导人的照片。这是半年多来该杂志发表的有关赵紫阳的第四篇回忆文章。这其中传递了什么信息?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申铧的采访报道。

田纪云的这篇文章题目叫《对外开放是怎样搞起来的-为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年而作》。在第二页显著位置刊登了赵紫阳1984年3月在沿海部分城市座谈时与其他中央负责人的合影。文章特别提到1987年赵紫阳在任国务院总理合代理总书记期间提出的沿海经济发展新思路等发展战略设想,以及中央拥护赵紫阳这一战略设想的决策过程。

其实这是《炎黄春秋》发表的第四篇田纪云撰写的回忆赵紫阳的文章。田纪云是赵紫阳的老部下。此前的2008年第一期《炎黄春秋》杂志也在头条发表了田纪云的文章《经济改革是怎样搞起来的》,主要回忆了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和赵紫阳对改革开放事业的大胆尝试和大力支持。去年第七期的《炎黄春秋》发表了田纪云写的《我在国务院大院的记忆》,赞扬赵紫阳一惯倡导节俭,反对铺张浪费;该杂志在去年第12期又有田纪云的文章《近距离感受邓小平》,里面也提到赵紫阳。

众所周知,赵紫阳在1989年民主运动中,由于没有在关健问题上和党中央保持一致而被赶下台,已经成为中国媒体的禁区。北京的独立政治分析人士刘晓波说,《炎黄春秋》杂志连续四次刊登田纪云回忆赵紫阳的文章,在中国媒体上是个有意义的突破:

“纪念赵紫阳在大陆的媒体《炎黄春秋》是一个突破。官方媒体中谈论80年代的事情的时候,不少涉及六四的,官方媒体都不敢谈赵紫阳。这一页几乎就是空白。现在看起来,任何一个敏感的问题和敏感的名字的突破都不是来自官方的授意,而是来自开明媒体和新闻人试探性的尝试。看来田纪云的第一篇文章发完,登了赵紫阳的照片没有受到太严厉的追究。《炎黄春秋》又做了一点突破。”

但是,最近发表公开信,呼吁中国政府解除报禁、刊禁、网禁的北京资深媒体人士、自由撰稿人凌沧洲则认为,由于田纪云的文章没有越过中共底线,所以被官方所包容:

“这一系列的回忆我想在中共党内也不会有太多的争议。田纪云没有为赵紫阳在89年的事情判断,与中央没有背离。”

这并不能说明中共高层有什么政改,有什么真正改善中国人权状况的诚意,都是到了奥运年应对国际压力的一个策略性的东西。

凌沧洲说,由于《炎黄春秋》的读者主要是五十岁以上的老干部和知识分子,影响面较小,所以他并不认为《炎黄春秋》的这一系列文章向外界透露出中共在政治上有所放松的信号:

“假如田纪云这篇文章不是发表在《炎黄春秋》而是发表在北京的某一个都市报上,那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政治改革的趋势,或者是上面宽容的趋势出来了。这就可以下结论,但是发表在《炎黄春秋》这本杂志上,我觉得是开了一点小的窗口,给人一点希望,但是我觉得这点希望毕竟代替不了失望。”

尽管最近一段时间,中国政府对原中共领导人林彪、高岗的评价出现某些松动,还有就是春节前后有三位被判刑的中国记者被释放出狱,再加上《炎黄春秋》回忆赵紫阳的这一系列文章,但是刘晓波也和凌沧洲一样,并没有看到任何政治改革的新迹象:

“这并不能说明中共高层有什么政改,有什么真正改善中国人权状况的诚意,都是到了奥运年应对国际压力的一个策略性的东西。”

《炎黄春秋》杂志近年来被广泛视为是中国媒体中一份开明、敢讲真话的杂志。该杂志主要记述重要的历史人物和事件,宗旨是“求实存真”,“不唯上,不唯亲,不唯权势”。《炎黄春秋》的编委、作者和顾问,主要是一批退居二线的中央部级领导。

自由亚洲电台申铧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