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22

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官员日前表示,2008年中国将继续推动经营性出版单位转企改制和股份制改造,深化发行体制改革,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出版业的大发展。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中国官方媒体21号报道,中国全国出版工作会议1月27至28号在北京召开。新闻出版总署中共党组书记、署长、国家版权局局长柳斌杰在会议上表示,今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中国的改革将进入新的阶段。新闻总署在2008年将推进公益性出版单位深化改革,以新的运行机制保证公共服务能力的提升。继续推动经营性出版单位转为企业的改制和股份制的改造,深化书刊出版物发行体制的改革。把握中国17大给新闻出版业发展带来的好机遇,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出版业的大繁荣。

对此,北京的自由撰稿人刘晓波说,和中国的其他行业相比,中国的新闻出版行业的市场化改革相对滞后很多,

“中国所有的出版社没有一家,哪怕是股份制的也一家没有。只有首先打破国家垄断新闻出版的营业执照的审批,下一步才能谈到书号的问题。”

刘晓波说,中国的传统的书号、刊号、版号的管理手段和方法已经不适应当前的发展,新闻出版管理部门必须解决买卖书号、刊号、版号问题:

“因为现在出版社都是国营的,推向市场化以后就会有其他的资金注入到出版社里。或者是新成立的出版社控股能不能逐渐放开,使国营性的出版社有一个体制上的转变?要是真能够完成了,书号的事就随之会有一些改革。”

杭州的原中国海洋报记者昝爱宗说,中国目前按照出版社分配书号已经明显不合理,生产能力强的出版社书号不够用,没有出版能力的出版社书号多余,必然会产生各种问题。实际上,有些出版社就是靠卖书号作为主要收入:

“比如北大想办一个北大商业评论,批准商号就是从河南省买一个杂志变成《北大评论》的名字重新出版。因为北大卖它的牌子,河南的那家杂志也是生存不下去了。中国就是这样,原则上不批准一个新杂志、新刊号、新报纸。如果哪家杂志生存不下去了,就把它的杂志换成另外一个杂志号。”

昝爱宗认为,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不会放弃现行的书号审批制度,不会放弃期刊号的分配权:

“目前情况下,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管制的杂志社有566家左右,到现在几乎没有新的杂志出来。比如我所在浙江省有4、5千万的人口,就有13家出版社。书都出不来。因为有书号控制着。如果柳斌杰有意新闻改革,就要把书号放开,让出版社随便出书。我不是说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书,而是在目前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办。”

昝爱宗认为,中国的书号和期刊号不放开,中国的新闻出版改革就没有出路:

“所谓改就是把名字改一下。比如把一个北京科技出版社改成北京科技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其实还是换汤不换药,因为它的领导也是当地出版局来任命、来管理的。就好象不是私营企业,它是一个国营企业;国营企业的人事管理、财权管理都受制于新闻出版管理部门,根本没法改革,顶多换个名字。出版有限责任公司听起来好听一点,好象是西方的出版公司一样的,但实际上怎么改?出版社没有自己更多的书号。”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