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最近一篇题为“中国的通俗小说”的文章有关80后作家郭敬明是“当今中国最成功的作家”的评语,引起中国国内一些批评界人士的反驳。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2008-05-07

不以文艺家在当世走红的程度以及他作品获利的多寡为主要标准来评判他的成就和地位,这是中外文艺批评界的共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一些批评家对《纽约时报》有关郭敬明是当今中国最成功作家的评语表示反对是有些道理的。但是,《纽约时报》只是说郭敬明是当今中国“最成功的作家”,并没有说他是“最伟大的作家”。以赚钱多少来评判一个人的成功与否,这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恐怕都不为过,中国的一些批评家大可不必对《纽约时报》的评语感到“错愕和哑然”。

中国文艺批评家、学者刘晓波博士表示,《纽约时报》的评语所依据的是郭敬明作品的市场效益:

“《纽约时报》的那种评价我觉得挺差劲的,它可能是从畅销的角度讲他是成功的作家。”

刘晓波认为,在所谓80后作家中,郭敬明不能与韩寒比肩:

“郭敬明这个人呢,第一点,他从文字的功夫和文学感觉讲,远不如另一位80后作家韩寒。他观念的清晰度,包括对普世观念、现代价值的体验,远不如韩寒好。第二方面,我觉得郭敬明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在功德上差一点,比如说他那个剽窃案炒得沸沸扬扬。第三个方面,我觉得郭敬明作为作家缺乏作家的独立精神。这个的标志就是他加入了假的一帮御用作家的中国作家协会。”

但是,刘晓波博士表示,他不赞成把80后作家统统骂倒:

“可能有些中年人有点看不上80后这批人,因为80后的成长经历跟我们这代人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他们感兴趣的话题、他们喜爱的作家跟我们这一代人也会有比较大的差别。他们这一代人有他们这一代人的趣味、审美标准等等,那么这个东西倒是不能一概而论。我并不赞同有很多中年作家对80后完全带有贬义,说是自私的一代、小皇帝的一代、颓废的一代,起码我没有充分的证据去这么说人家。你要从当代中国文学的发展,从文学开创性和独创性这一点,确实这一代作家还是欠火候的。可能他们出名过早、过于年轻,还需要历练吧。”

中国作家铁流在谈到中国所谓80后一代人的时候,表达了不敢恭维的看法:

“作为80后,就是一切以个人为主吧。就是不考虑任何其他利益,一切以个人利益为重。80后一代就是国家利益、民族利益、父母都不管,只管自己。一切不相信,只相信自己。过去,50年代的青年是理想的一代,60年代的青年是压抑的一代,70年代的青年是暴发的一代,到了80年代以后,就把一切看穿了,都不相信。不相信神,不相信鬼,不相信主义,只相信自己。是不是像美国嬉皮士那一代?应该说就是垮掉的一代,80年后就是垮掉的一代。只有自己,没有集体,没有国家,没有民族。”

《纽约时报》的文章说:“郭敬明的小说聚焦那些青春期少年备受折磨的心灵;这些人或者一连几个小时地枯坐在大树下或屋檐上,以慰疗自己的忧郁,或者靠酗酒、斗殴、唱KARA OKE 来锉钝这种忧郁。”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