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王蒙最近谈到对80后作家及其作品的印象时说,80年后的作品“没有昨天”,作家在逃避历史;王蒙此言一出,批评界议论蜂起,赞同者和攻击者兼而有之。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2008-07-31

作家王蒙是最近作客湖南卫视、与80后作家张悦然对话的时候作上述表示的。王蒙深知文学批评的见仁见智,所以他说,希望听到对他这一印象的“攻击性评价”。中国文学批评家、学者刘晓波在论列此事时,没有否认80后作品“没有昨天”,但是他说,王蒙的批评没有指出制度上的原因,所以有失公允:

“他说80后没有历史感,我觉得这些过来的人都是80后父辈的人,作为知名知识分子、作家,你们笔下有没有真实的历史?你们讲出点真事!战战兢兢都不敢讲述真实历史。历史真相得一辈一辈往下传,要说80后没有历史感,要讲一点制度性的原因,把这些大的制度原因,把80后的父辈们、文人们的这种犬儒的生存方式全省略掉之后,然后你指责80后没有历史感。我觉得这不光是武断,这是特别不公平的一件事。”

这位批评家说,在一定意义上,有关80后作家“深度和广度不如人意”的批评是代沟的反映:

“那种深度和广度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想法。现在在中国这些能够写作品的作家的80后的作品中没有他们所经历的,没有他们所关心的那些事,没有他们所经历的那种铭心刻骨的经验,就是说这可能与这种代差、价值观的认同等等有关。我觉得这些老一辈有一种当然的中国的这种,说我年岁大吃的盐多、经历的多,似乎就有一种张口就教训后辈的习惯。”

老作家铁流说,他认为王蒙有关80后作品“没有昨天”的批评是有道理的,但这是当局对历史的掩盖造成的:

“50年代的反右斗争现在60多岁的人都知之甚少,40年前的文化大革命,问现在50岁的人知之的也很少,所以一个一个都不清楚。现在的年轻人就基本上不了解中国历史。”

记者:“那么王蒙先生的批评有点道理了?”

铁流:“是有点道理。现在的年轻人不关心历史,不了解历史。比如说现在学新闻的,我跟很多大学生接近过,他们根本不知道刘宾雁。根本原因就是现在的当权者把历史掩盖了。现在有良心的知识分子就提出一个口号叫‘拒绝遗忘,留下历史’。”

铁流对80后作家的阅历和价值不无微词,认为80后作家难免“以自我为中心”之讥;但是他进而指出,中国当代缺乏真正的文学的原因在于政治上不够民主和开放:

“80后的包括我们的子女根本不关心历史,他们只关心自己,只关心自己享受金钱。稍微有点钱的家庭都是吃父母,啃老。我们这一代人十几岁都自立了。现在这一代,23、4岁很多都不自立,25、6岁了,都还靠家庭供给。”

记者:“他们写的文学作品怎么样?”

铁流:“肤浅,没有厚度。没有历史之感,所以就显得很肤浅。中国现在没有文学,文学就是人学,必须要写到人性。如果政治不文明、不开放,就没有好的文学。中国的30年代物质应该说是非常贫乏的,但30年代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思想活跃,所以才出现了巴金、郭沫若,出现了周而复,出现了茅盾、鲁迅。因为那个时候是政治民主,允许各种思想存在,而现在的文学有各个关口。写文学不可能回避历史,但只要一接触历史就登不出来。”

批评家刘晓波对于80后作家韩寒的文学成绩表示赞许。他说,韩寒价值取向明晰、作风上“不尚花哨”,且富于幽默情趣。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