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当天下午,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被公安传唤约6小时,这已经是一星期内他被第三次传唤,与签署《零八宪章》有关。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2008-12-10

近日,数位签署了《零八宪章》的著名人权人士不是被传唤就是被拘留。为上海东八块静安区拆迁户打官司,同时积极从事维权活动的上海律师郑恩宠,也签署了《零八宪章》。

上海访民常雄发星期三下午向本台记者透露,郑恩宠在当天下午约3点被公安带走,当时他正在郑恩宠家探访,看到了由闸北区公安开的传唤单,理由是偷税、漏税。

当天晚上约九点,本台记者电话采访了刚回到家中的郑恩宠,他向本台记者述说了当天的遭遇,他说下午两点收到传唤通知书,晚上约九点才被释放,“传唤书的内容表面上还是经济税务问题,但是到了闸北区公安局以后,所谓的经济问题,就做了15分钟笔录,经济侦查大队的警官就撤退了。后来就来了闸北区公安局国保局的两位警官,他训了我半小时的话,主要是为了我在《零八宪章》上签字,他问我看过《零八宪章》没有,是否参与了起草,你的名字是如何签上去的,他说上海有30多个人,他说是不是我带头往上签字的,反正我没有回答他这些问题,因为你今天传唤证开的是经济税务问题,按照中国的法律来讲,与本案无关的问题我拒绝回答。”

据介绍,国保人员还询问了有关20多天前郑恩宠曾经与多位上海市民写了一篇对南京郭泉博士的声援书,郑恩宠说:“书里面他对当中一句话很火,我就讲:执政党现在仍然任用韩正为上海市长,这是犯了非常低级的错误,而我没回答他的问题。实际上大部分时间就是坐冷板凳,变相关押了。这是我2006年6月5日出狱之后,第36次传唤。”

相继有多位《零八宪章》的签署者被当局传唤或者拘留,郑恩宠说他不太理解为什么当局那么紧张,“我们这次《零八宪章》是很温和的语言,还是ABC,就这样,你们就搞得那么紧张,我有点不太理解,如果这个都不能容忍的话,我认为这个好像对中国政府在国内的形象,和在国际的形象,都是不利的。这个我认为中国人权的进步,现在看来主要是靠我们民众自己来推动,我对胡锦涛这一届中央政府,能够在他的任期之内积极推动中国人权的进步,我们是没有信心的。”

本台曾报道北京公安人员本周一晚间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别带走独立中文笔会前会长刘晓波、宪政学者张祖桦等问话。张祖桦已获释,刘晓波被转为刑事拘留,主要都是针对《零八宪章》。

《零八宪章》最初由中国300多名律师、作家、学者和政治活动人士草拟,希望通过活动改善中国政治。直到本周三,已经有超过五百人签名。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