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六四学运领袖陶君应邀向洛杉矶侨界演讲,陶君从中共建政以来的国家暴力,谈到海内外关注的《零八宪章》。他表示,《零八宪章》比八九学潮更具远见和时代性,直指中国社会发展已到非改不可的关键时刻。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导

2008-12-14

陶君上网签名支持《零八宪章》后,发表演讲前接受本台访问。

陶君:1989年六四当时停留在“反官倒”、“反腐败”,学生对民主并没有切身体会。20年过后,提出《零八宪章》比1989年的诉求更高、更完整,也更理性和科学,非常具体,是1989年以来规模最大的“平地一声惊雷”。

回顾八九学潮经验,陶君肯定《零八宪章》乃知识分子发起,社会各阶层广泛响应,体现百姓要中国朝着现代民主大国等方向改革的急迫性。

陶君:中国知识分子已忍耐太久了,将近20年来,中共对知识分子的迫害与监控非常严格,中国社会已发展到非改不可的时候,《零八宪章》也是乡村到城市整体社会发展的要求,我们非如此不可。最近我也跟国内网友联络,很多年轻人一直打听《零八宪章》,中共开始在网上封杀《零八宪章》,但已经封杀不了,好多人通过电邮联系要我回传《零八宪章》文本,这是很好的契机。

陶君谴责中国当局拘捕刘晓波,并从官方紧急上网封锁《零八宪章》的各种举动看见当局焦虑。

陶君:刘晓波被捕,对中国民运、民主人士来讲,他的牺牲是值得的,因为这次意义不同往常,《零八宪章》把中国民主运动提升到更高层次,不仅仅是维权,维权只是其中一部份,《零八宪章》使大家可以走在同一个概念上面。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洛杉矶报导。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