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首次审议中国人权状况的会议报告将于周三出台,国际继续呼吁中国做出实质性承诺,同时中方代表在会上的系列回应受到国内民间人士的质疑。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09-02-10

国际特赦组织周二发表声明,呼吁中国在周三正式公布的联合国审议报告中接纳各国就各项重要人权事宜提出的建议。该国际人权组织的亚太部总监说:“尽管指出进步是合适的,但要充分发挥联合国新的审议机制的效用,参与国必须提出最严峻的人权问题。”

不过中国代表在周一会议上对一些提问的回应,被认为是打官腔,与事实不符。

针对有关媒体和言论自由方面的质问,中国国务院新闻办代表李伍峰称中国没有新闻审查,也没有人因发表意见受处罚,记者遇到的压力是职业特性使然:“没有新闻检查制度,任何人任何媒体不会因为发表言论和见解受到处罚,中国国内记者的采访全依法受到充分保障。在报道敏感事情时,一些新闻记者可能面临一些困难和压力,这是新闻记者的特点决定的,这些困难不来自政府,而是来自利益攸关方。”

曾经被以泄密罪指控入狱多年的前北京经济学周报副主编高瑜认为,这位官员所说的权利的确是宪法和法律保障的,但至今没有得到实现:“如果没有政府给这些利益攸关方撑腰,绝不会造成中国新闻状况这么凄惨。而且现在敢言的南方报系那些执行官在被不停调换,这是为什么?还有我们这些人的遭遇,我当年被扣的帽子是泄密罪,现在作为公民如果有表达权,那么零八宪章现在为什么造成这么大的风波?刘晓波的人身自由反而被剥夺了,这又为什么?”

中国最高法院代表吴云彤(音)在会上称司法独立不受干扰,同时正积极推行司法改革:“中国宪法和法律规定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为确保司法公平公正,中国一直在进行司法改革。”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范亚峰认为,虽然国内的司法改革前几年成效显著,但在近一年多时间大开倒车,政治干扰趋强,因而与真正意义上的司法独立渐行渐远:“像刚刚提出来的所谓社会主义法治理念里面很重要的两个内容,一个是顾全大局,一个是党的领导;另外一点中国关于司法刚刚提出三个至上,其中一个是党的利益至上。这些充分表明中国司法受到其他政治因素的强烈影响甚至是主导。尤其最近一年多,无论律师还是法律学者都注意到,相对于前几年的司法独立和司法改革,这一年多体现了明显的司法大倒退。”

与此同时在酷刑、劳教、非法羁押方面的问题,中国的代表表示酷刑正在减少,更不存在非法羁押,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宋安松(音)说:“法律明令禁止私设羁押场所,不存在所谓的黑狱。”

关注基层维权的大陆民生观察网站负责人刘飞跃则说:“我们民生观察昨天才报道了长春访民在北京被打,脸部被划伤,之后被送到驻京办私设的黑监狱进行关押,这种情况我们接触得太多了,他说不存在,那是赤裸裸的谎言;另一方面关于劳教制度,社会广泛的看法,它不应该是改革的问题,而是应予以废除。”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