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在杭州的学者庄道鹤、温克坚和昝爱宗,周三被分别带到各人住处所在的公安分局问话。问题还是与《零八宪章》有关。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2009-02-12

海外维权网星期四消息,居住在杭州的《零八宪章》签署人庄道鹤、温克坚和昝爱宗于星期三中午分别被带到他们各住地公安分局问话,一直到晚上8点前后才允许回家。

据悉他们被询问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他们有否参与《零八宪章》的起草,有否提供修改意见,以及有否动员其他朋友参与签名等等。

星期四,本台记者电话采访了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杭州学者温克坚,他说这已经是签署《零八宪章》后第四次被公安问话,至于星期三被公安问话的详情他不愿多谈,“这个我还不太方便说,更多的我就不太方便说。(你觉得是冲着你来,还是冲着刘晓波先生来的呢?)很难说,反正这个事情还没有完的感觉。(那你怎么去看当局的这种做法?)总的说来就是莫名其妙吧,我觉得他们没有看到这种民间的建设性的立场和意见,简单的把这个阴谋化和思维模式僵化。(昨天是不是那个时间比较长一点呢?比之前?)对,昨天有八个多小时。(但是来来去去都是问那些问题?)对,对,对。”

据悉,对于公安的提问,这些签署人其实已经在12月中旬被警方询问时表明了态度,并且表明他们签名属实,认为参与签名是公民建设性意见的表达,执政当局应该广纳言路,展开和公民社会的对话,共同推进政治现代化,促进社会真正的和谐。

另外一个被询问的重点是他们和刘晓波先生的关系。据悉,杭州警方询问的问题非常多,也非常细致,包括什么时候认识刘晓波,有哪些交往,刘晓波先生的主要文章,基本观点,靠什么维持生计等等。

《中国海洋报》原浙江记者昝爱宗,星期四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说,这是第二次因《零八宪章》被公安问话,他也再次重申了他与刘晓波的关系,“确实也不是刘晓波发给我看的,但是刘晓波知道这个事,我也知道这个事,都是签名人,我反正就跟他们强调这个事,他们到底什么目的我也不清楚。(你怎么去看当局的这种行动呢?)也可能他对《零八宪章》这个事做个结论吧,只能说可能吧,因为现在也不清楚。”

昝爱宗说杭州公安突然在同一时间找他们几个人,可能还有其他的原因,“上次就一个小时。(那为什么这一次那么长时间?)他们可能有目的吧,谁知道什么目的,他没说。有一个事要参加,后来因为他们这个时间,被限制住了,也没法参加。(这个可能是不是另外一个原因呢?)也有可能,但是总感觉他们莫名其妙,突然叫过去了,后来了解一下,都是同时,基本上都是11点多,一直到晚上七八点,我也不清楚他们什么目的,反正就是问这些问题。”

据了解,他们三人都是独立中文笔会的成员,而刘晓波是该会的理事、该笔会另外一位会员、深圳的异议人士赵达功,星期四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说,公安多次找笔会成员问话是想收集证据,“我觉得还是想给刘晓波定罪,但是现在要收集他的证据。现在中国的人权状况越来越恶化。国际间也在施加压力,人权组织还有欧美的一些议员、欧盟都呼吁中国释放刘晓波,停止骚扰《零八宪章》签署人,海外作了很多事情,而且这个事情并没有由此完结,所以当局也觉得这个并不是你想遗忘就遗忘的。人权理事会刚刚也提到了中国的人权问题。所以这个时候他们感觉比较紧张,而且当局是有压力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RFA

————————————

2009-02-12

本台消息:浙江三位独立中文笔会成员及《零八宪章》签署人,再次被公安叫去问话。

据本台记者星期四采访报道,居住在杭州的学者庄道鹤、温克坚和昝爱宗三名独立中文笔会成员,星期三分别被公安分局叫去问话,最长达到8小时,内容还是关于《零八宪章》,比如他们是否参与《零八宪章》的起草,有否提供修改意见,以及有否动员其他人参与签名等等。公安还重点询问三人和刘晓波的关系,包括什么时候认识刘晓波,有哪些交往,刘晓波的主要文章和基本观点,以及靠什么维持生计等等。星期三被问话的三人中,温克坚已是第四次因签署《零八宪章》被公安问话,而昝爱宗也是第二次被问话。温克坚说他感到此事还没有完,并认为当局没有看到这是民间的建设性立场和意见,而是简单地把《零八宪章》个阴谋化,表现出思维模式的僵化。据悉,对于公安的有关提问,这些签署人其实已在12月中旬被警方询问时表明态度,即他们的签名属实,参与签名是公民建设性意见的表达,执政当局应该广纳言路,展开和公民社会的对话,共同推进政治现代化,促进真正的社会和谐。星期四,另一位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深圳的异议人士赵达功对本台表示,因为刘晓波是笔会的理事,公安多次找笔会成员问话是想收集证据,给刘晓波定罪。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