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号是“世界新闻自由日”;设在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这天公布全球10个对博客的钳制最严重的国家,缅甸排名第一,中国排名第八。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2009-05-03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调查显示,全球10大钳制博客最严重的国家依次为:缅甸、伊朗、叙利亚、古巴、沙特阿拉伯、越南、突尼斯、中国、土库曼斯坦、埃及。

纽约城市大学教授、评论家夏明表示,在这10个国家中,中国对新闻的钳制是全方位的:

“中国对互联网的控制,如果我们看到它是全球前十位中的一个国家,那么我想,它跟全球前十位国家相比,恐怕它的控制范围要比这些国家更广的多。因为,全球对互联网控制更多的国家,很多是伊斯兰教的国家,它们更多是对文化和黄色色情方面的东西控制的更厉害,而中国不仅是对色情方面的,它对一切有关政治的、宗教的、文化的、以及外来的不同意见的信息,都进行严格的控制。”

夏教授说,中国对新闻的钳制是由其政治体制决定的。他还说,中国政府采取了比以往更精微的手段来控制媒体:

“为什么中国会全方位去控制媒体?当然和体制一定是有关系的。现在,越来越多的媒体受到打压和整肃,也有越来越多的媒体的报人被迫离开他们所喜欢的职业,而且据全球保护记者委员会的统计,现在中国是关押记者最多的一个国家。今天的领导人我觉得没有远见,像毛泽东公开的残暴或邓小平那样公开的六四镇压,他们也不敢去做了,但是,他们细微地对媒体和报人的控制,我想恐怕是超过邓小平的。”

夏明表示,中国领导人感到他们今年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今年确实有特殊的情况,让整个中共上层对目前外界不同的声音非常敏感,也非常恐惧。因为,今年2009年和2008年是连在一起的,许多的事件都在不断演绎,从西藏事件、四川震灾、金融风暴和零八宪章,这四大事件在今年不断演绎,而今年又有许多大的纪念日子,所以,中共感觉到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资深华裔作家董鼎山表示,中国政权的性质决定它要限制言论自由,但是他认为这种限制只会起反作用:

“真不需要限制,像中共的这个政府要限制人们讲话自由,一般集权国家都有限制人民说话的自由,一般说起来就是不让你讲话,稍微有一点东西就马上禁止,真是没道理的,没有效果的。(记者:没有效果,那为什么这么做呢?)他这样做是因为他政府体制的关系,美国政府就没有这个体制,所以,追求自由的东西是禁止不了的。无论如何禁止,还是露出来,结果反而引起反作用。你比方说刘晓波,关起来这么多年,有什么意思呢?放他出来算了嘛!何必关起来?有什么意思呢?反而有反作用的!引起人们的反感嘛!”

台北中央社的报道说,“中国大陆目前拥有全世界最多的上网人数:约3亿人,但也有全球最具规模的网路审查制度。”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