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人权组织说,20年过去了,但中国六四天安门的伤口仍没有愈合,中国政府至今没有公布确切的死伤人数,反而继续迫害死难者的亲属。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2009-05-14

总部设在纽约的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星期三发布的新闻稿说,中国的六四天安门事件已经二十周年了,但中国政府仍然没有公布死者名单,也没有向受难者道歉。相反却还在继续迫害在六四天安门事件中失去亲人的难属。新闻稿指出,中国政府对事件的评价从“动乱”演变成“暴乱”,随后又降为“风波”。20年来,在中国大陆,六四事件一直是一个敏感话题,中共领导人几次公开面对海外媒体对“六四”平反问题的质询,但他们都没有正面评价当时的镇压措施。

在纽约的中文杂志《北京之春》总编胡平说,历史的伤口还没有愈合,中国政府把六四先说成是“暴乱”,后来改成“风波”,现在连提都不提了:

“因为20年了,在长期的压制很多人都死了心了,就不提这件事了,而且觉得提了也能没用,还给自己找麻烦。那么,当他看到当地有松动的迹象,就会把很多人已经灭掉的信心和希望又给召唤出来,就可以形成一种可见的力量和一种可以听到的声音。这样一来,政府就会感到有更大的压力,20年来它就一直这么压着。”

1989年的六四事件发端于对突然于4月15号病逝的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悼念活动,学生透过悼念表达对社会各种弊端的不满,并随着民众对反官倒、反腐败、自由、民主的呼声高涨,学潮漫延至全国。在5-6月期间北京城区实施了戒严,但没有能完全平息民间抗议,在领导层各派系互相角力下,中共中央最终决定派出解放军正规部队进行镇压。由于中共中央当时封锁消息,不准公众查证,学生、市民以至军人的死亡数字并没有确定的数字,不同的估计说,死伤人数可能有数百人至数千人不等。美国纽约的人权活动人士刘青说,中国政府至今没有向六四死难者的家属道歉:

“在那场屠杀中的人数绝不止现在所找到的150人,这个数字大概要翻几倍。但是,中国政府将这个消息进行严密的封锁,同时更对寻找难属的工作进行阻挠、威胁、迫害。天安门母亲,尤其是丁子霖她们是在顶住迫害,生活受到无穷的骚扰、威胁的情况下,费尽千辛万苦才逐渐找到这150人的。”

胡平认为,虽然六四事件被刻意淡化,但中国政府仍严格限制有关六四的议论,对死难者家属的私人悼念活动也进行干预。每年6月4号前后,天安门广场都会加派警力。而且还对六四的参与者进行各种迫害,如最近对北京作家刘晓波的拘押等:

刘晓波长期以来也一直在为重新评价六四和难属进行呼吁、支持,以及对自由民主的呼唤,特别是去年年底时候的《零八宪章》。一方面,他不可能把所有《零八宪章》的首批签署人303个全部都给抓起来,但是,他又担心害怕《零八宪章》的进一步扩散,所以就把刘晓波以所谓监视居住的名义扣押起来。”

刘青指出,每年六四周年临近,国内的异议人士和六四难属群体“天安门母亲”都会受到警方骚扰,他们或者被“站岗”监视,或者被请去“喝茶”,甚至被拘留:

“一个政府必须得统计死了多少?为什么死的?有没有是因为有罪死的?有罪死的要说清楚,没罪死的要做出赔偿,做出道歉。而一个政府居然认为杀了白杀,根本不理睬。”

接受采访的两位人权活动人士都呼吁国际社会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敦促中国领导人早日为六四事件平反,抚恤受害者家属,道歉赔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