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前夜,由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八九”一代、以及公民力量联合发起的纪念“六四”烛光集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2009-06-04


视频:华盛顿烛光集会纪念“六四”二十周年(RFA记者唐琪薇拍摄)

尽管华盛顿6月3号晚上大雨倾盆,还是有两百多人聚集在新落成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前,纪念二十年前“六四”的死难者。中国前“六四”学运领袖王丹、王有才、“六四”伤残者方政以及被中国政府称为八九民运“最大幕后黑手”的王军涛、著名异议人士魏京生等出席了烛光集会。王丹在演讲词中表示,二十年前,成千上万的市民走上街头表达对民主和自由的渴望,那是中国历史上最光明的一刻。

王丹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今年是“六四”镇压二十周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1989年之后这二十年来,中国发生了很多变化,都是和“六四”镇压直接相关的。

“在这20周年的时候纪念,我觉得不仅是为了纪念一个历史事件,也是为中国未来发展寻找一条更好的发展道路。”

著名异议人士魏京生也出席了烛光集会,魏京生说,在“六四”镇压二十年之后,大家可以冷静地回顾这段历史了:

“重要的是我们从六四得到了一些经验教训,很重要的一条经验教训就是:第一,我们不能靠党内的改革派;第二,不能只靠外国的政府。”

中国民主党海外总召集人徐文立先生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二十年过去了,大家还是没有遗忘这段历史,这是对中国共产党政府最大的讽刺。

“中国共产党永远摆脱不了它屠杀人的这样一个罪恶历史。人们不会忘记。”

中国前“六四”学运领袖吾尔开希原本打算参加华盛顿的烛光纪念活动,他临时改变主意决定用“闯关回国”来纪念“六四”二十周年。吾尔开希3号由台湾乘机飞抵澳门机场后,被拒绝入境,他通过电话问候了参加华盛顿烛光集会的民众。

“各位老朋友,六月四号是一个沉重的气候。在这二天沉重的时候,我非常可惜不能和大家见面。”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在六四二十周年致辞中表示,她作为天安门母亲的一员,知道大家在进行烛光聚会,心情很激动。

“二十世纪的人类消灭了法西斯主义。二十一世纪应该是人类结束共产主义的时代。”

曾被中国政府视为“八九民运黑手”的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的烛光集会和往年最大的不同是集会地点从中国驻美大使馆门前搬到了华盛顿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王军涛说,纪念碑的“女神塑像”据说是根据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的政治犯张志新的形象创作的,今年选在这里举行烛光机会,有两层意义。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明显表述了我们不准备再支持这样的一个制度,这个政体,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觉得在这样的一个纪念碑前头更能体现出中华民族要承认一个普世价值。”

前八九民运学生领袖柴玲原本有计划出席6月3号的烛光集会,但柴玲最终没有出现。王军涛说,虽然柴玲淡出民运多年,但他相信柴玲渴望推动中国民主的初衷并没有改变。

“她不来更多的不是因为她对民主的想法变了,也不是因为她对这个活动有意见,而是说她很担心如果参加这类活动,就又会碰到她前些年所碰到的这些她现在还没有办法驾驭的一些的问题。”

在当晚的烛光集会中,全美学自联还将第九届全美学自联“自由精神奖”颁发给了发起“零八宪章”的北京作家、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以及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八九一代”则将“青年人权奖”颁发给了四川异见人士刘贤斌先生。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