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八宪章》起草人之一、北京学者刘晓波被捕后,两位律师星期五下午在当局严密监视下与当事人首次会面共半小时。刘晓波承认起草《零八宪章》及在网上发表文章,但强调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大陆五十多位知识分子及湖南十几位《零八宪章》签署者就刘晓波被捕分别发出声明和呼吁,除了要求立即释放刘晓波之外,也希望倘若日后刘晓波因《零八宪章》被定罪,他们也希望承担相关责任。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2009-06-26

《零八宪章》起草人之一、北京学者刘晓波被捕引起海内外声援不断,各界要求立即释放刘晓波。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尚宝军和丁锡奎两位律师,星期五下午三点多会见了刘晓波。尚律师于当天晚上六点多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我们是隔着一个玻璃,然后是通过电话,两个话筒,我们两位律师一人一个话筒,刘晓波在玻璃对面拿着一个话筒在跟我们讲话,持续的时间应该在35分钟左右。当时预审处的张警官在我们两位律师身后大概一两米的样子,也就是说我们说话,张警官是听得到的。”

记者:“晓波先生有对他说当局所宣称的,他都已经招认了他的罪行,这方面有说法吗?”

莫少平:“是的,按照新华社的说法,是说对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刘晓波)跟我们说,侦查机关主要涉及的两大块内容,一个就是《零八宪章》的问题,他签署、起草《零八宪章》的这些问题。还有就是01到08年他在网上发表的二十几篇文章,他是承认的,就是没有任何问题。就是说,他并不否认他做了什么,但是他强调,都认为是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的范畴,他绝不认为自己这种(行为),包括签署、起草《零八宪章》,在网上发表一些评论啊,文章啊这些行为是犯罪行为,相反他认为这是一种爱国行为。”

尚律师还转告说,刘晓波说他自己在被监视居住期间,的确是被关在一间没有窗户的屋子里,同时也没有放风的机会,但转到看守所之后,情况比以前改善,而他在被拘押期间,并没有遭到严刑逼供,最长的一次审问时间,大约是四小时。

尚律师告诉记者,刘晓波妻子刘霞暂时不能和丈夫会面,而原本的辩护律师莫少平因在警方的坚持下暂时无法为刘晓波继续辩护,刘霞已经将案件转交给他们两位律师。

大陆50多位学者、律师及传媒界人士,包括徐友渔、茅于轼、张思之、秦晖、杜光、贺卫方及梁文道等星期四在网上发出公开呼吁,要求立即释放刘晓波。

呼吁书签署者之一、北京学者徐友渔向本台表示,刘晓波始终生活在严密监控之中,不可能违反法律,“使用这么一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来惩罚刘晓波,我认为是个非常荒唐的事情。刘晓波长期以来都在严密的监视和控制之下的,如果他的言论跟行动有问题的话,那么早就该逮捕了,早就该有问题了。明明你签署了《零八宪章》又过了半年,你侦查半年有什么好侦查的?他写的东西,一写出来就摆在全世界面前,这不是一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事情吗?”

另一位签署者、前中国青年报记者,《冰点》周刊创刊编辑李大同表示:“现在就是有些人在胡折腾,瞎折腾,是在国际社会面前专门给中国当局抹黑,最高当局应该立刻制止这种愚蠢行为,你马上释放(刘晓波)。这是故意向国际社会证明你是一个肆意侵犯人权的国家。”

湖南十几位零八宪章签署者也就刘晓波被捕发出声明和呼吁,表示刘晓波日后如因起草、签署、宣传《零八宪章》而被定罪,他们这几位签署者愿意与他一起承担责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