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因为要求平反六四被当作精神病人关押十三年的著名异议人士王万星先生认为,中国的精神病卫生法草案,显然是一部维护专制的恶法,他要求中国政府拿出诚意,并且依据国际人权法赔偿他被关押的经济损失。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2009-07-07

中国的第一部精神卫生法草案出台以后,引起海内外广泛的关注。居住在德国的异议人士王万星先生,由于自己就因为要求平反六四,而被当作精神病人关押十三年,因此开始的时候曾经为此提出建议,现在时过几周后,王万星先生,深切地感到,这部卫生法根本不是一部建立在人道卫生基础上的法律。为此,他公开对这部草案提出了批评,

“中国的精神卫生法出台以后,还不见王妙根、王连喜、张文和等三位先生被释放的消息。我只能最中国的这种精神卫生法的作用和动机,提出批评。那就是这草案是不是一部恶法。这部草案的出台,就是为关押王妙根、王连喜和张文和这样的政治人物合法化,永久化,以便更好地,更有效地来打压异议人士。”

对此,他进一步说,“联系到如今的中国政府逮捕刘晓波先生,这更让我感到,中国政府对于危机冲击他们的政权,是绝对不会像邓玉娇杀邓大贵那样的态度,有所宽容的,有所依法。”

王万星先生说,他到德国后,对于每个人拥有的基本权利有了更多的了解,他要求滥用精神病迫害民众的中国政府,首先要给被害者赔偿。

“目前我住在德国,知道德国赔偿几百万犹太人六百亿美元,知道如今世界由国际法庭、联合国人权机构,人权法庭,直到如今互联网等人的普适人权观念,个人义务与权力,知道右派人士要求经济赔款,知道被镇压的地主、资本家要求赔偿他们的经济和名誉损失,我再次想首先发出这样的声音,呼唤并且第一个提出,争取自己在精神病院被关押十三年的经济赔偿,得到海内外律师组织的帮助,对中国的精神卫生法草案起点积极的,正面的作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