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中旬,设在北京的民间组织“公盟学术研究中心”(简称“公盟”),遭“国家税务局”重罚142万元;随后又被“北京民政局”宣布“取缔”、并悍然查抄。

2009-07-21

当局处置公盟,以“偷漏税”为由,但谁都知道,当局动机,出于政治原因。过去5年间,公盟积极从事公益事业,发表大量极具分量的社会调查或学术研究报告,聚焦社会热点危机和国家发展方向,一则提示公众警觉,培植公民意识;二则探讨制度完善,劝谕当局出台良性政策。行为公开,态度平和。公盟奉行的“建设性”立场,应该说,对官民双方,都极具善意。

其中,犹以《藏区3.14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影响最大。报告揭示:在西藏现代化进程中,藏人被边缘化,藏族孩童大量失学;唯汉人获益,汉藏贫富分化;更兼汉官腐败,鲸吞援藏款项;藏区充满失落感,藏人不满情绪剧增。所有这些,构成“3.14事件”的重要成因(新疆情形极其类似)。如此理性而恳切的报告,连笔者都一度以为,是受中南海高层授意而撰写的“内参”。

在该份报告中,公盟也温和指出“政府对3.14事件后续处理中的失误”,不该一边倒地宣传、渲染暴力,激化汉藏矛盾,带来难以消解的汉藏仇恨。忠言逆耳,当局竟未吸取,随后,就在新疆事件中,重复同样的“失误”:当局一边倒地指控维族人暴乱,渲染血腥,这等宣传后果,竟是导致数万汉人上街,报复维族人。大出当局意料,几乎慌了手脚。

三国时,有袁绍与田丰的故事。北方霸主袁绍,不听谋士田丰谏言,并怒将后者下狱。袁绍贸然出兵,大败而归。狱卒恭贺田丰,可见天日。田丰深知袁绍外宽内忌,如得胜回朝,反倒可能赦免其罪;如兵败而归,必然加害。果然,袁绍兵败,因羞见田丰,而将田丰杀害于狱中。

狭隘短视之人,总想除掉比他更聪明的人。新疆出事,中南海竟要迁怒于那个一语道破中国当今民族问题症结的公盟,必欲除之而后快。可以预见,袁绍的结局,就是中共的结局,差别唯时间而已。

中共拒绝一切建言,哪怕最良性最善意的建言,其专横与固执,与历史上任何封建王朝相比,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每每令人吃惊。《零八宪章》,极其温和的改革纲领,而且,还仅仅是以思想和文字的形式呈现,中共不容,竟悍然将该宪章起草人之一的刘晓波逮捕下狱。

中南海思维,违拗常识,悖逆常理,把机遇当作威胁,把经验当作教训,视世界潮流为洪水猛兽。中共极左派的一意孤行,使“中国道路”,颠覆了世界上所有正常模式,难怪有所谓“中国特色”、“北京共识”之说。

只知硬,不知软,迷信蛮力、武力、暴力,从毛泽东到胡锦涛,从王震到王乐泉,中南海的头脑,始终朝着硬的方向走,不撞南墙不回头。岂是强硬,乃是死硬。

在新疆,以“三股势力”的结论,即“疆独”帽子,掩盖所有民族矛盾和社会问题;同样,在西藏,以“分裂势力”的妄断,即“藏独”帽子,掩盖所有民族矛盾和社会问题。变“人民内部矛盾”为“敌我矛盾”,树立敌人,制造敌人,中南海把自己绑上战车,扑向火阵。

新疆事件后,有人趁机鼓吹“取消民族自治政策”。鼓吹者,以“民族平等”为名,殊不知,没有宪政体制,没有民主化,连个人的自由与平等都无从保障,又何来“民族平等”?趁机的人,并不那么简单,其背后,是贯彻中共高层死硬派的意图:趁火打劫,顺手牵羊,要把对弱势少数民族的那么一丁点利益、空间,剥夺殆尽。

在民主与人权缺位的条件下,伪装的“民族平等”,实际是“民族同化”。就像将满族人同化于汉人、让蒙古人湮没于汉人那样,中共死硬派的企图,是要将藏族人、维吾尔人、哈萨克人等,统统同化于汉人。针对新疆惨案,土耳其总理谴责中共血腥镇压,并愤怒指出:“民族同化”,就是“种族灭绝”!可谓一针见血,掷地有声。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