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向境外媒体做更进一步的采访承诺之际,北京中宣部日前却下达一份通知给大陆各媒体负责人,转达了共247位人士不得采访,并不允许刊登他们的文章。有媒体人士认为,当局虽对境内及海外记者采取不同方式对待,但封锁消息及限制采访的原则没有改变。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报导

2009-08-17

本台上周曾报导多名网上作家反映,在国庆前北京当局加大对互联网的控制,并表示个人博客先后被关闭,他们认为网络新一轮打压再现。据海外博讯网星期六报导,进入十一国庆倒数计时后,宣传部连续发令收紧言论。日前中宣部发出一份通知给大陆境内各平面及网络媒体,提出共247位人士的黑名单,要求这些媒体不得刊登他们的文章,不能够采访他们,这些人的名字也不能出现在任何媒体上。上此黑名单榜的包括已被当局逮捕的北京学者刘晓波及其妻子刘霞,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江棋生及上海作家沙叶新等。

沙叶新星期一向本台表示,他不知道自己上了黑名单,但对当局的限制他并不感意外:“这很符合中国的国情,我觉得对我没有什么。我的名字不能见报或者不能其它什么,我并太不介意这些事情。因为我原来就不喜欢见报,不喜欢被采访,很多采访,不论是国际的还是国内的,我都是被迫的。不过我之所以拒绝国内的媒体,不是我自己怕麻烦,而是怕给他们惹麻烦。”

也被列入黑名单的广东作家野渡表示:“据我所知,广州这里两个人上了名单,就是我和艾晓明老师两个人,里面共200多人,大部分都是零八宪章的签署者,所以还是和他们今年对零八宪章签署者的打压是一脉相承的,和收紧言论也是一脉相承的。”

报导并提到当局在通知各媒体负责人开会后,并用手抄方式将这247位人士的黑名单手抄一份给他们保留。各媒体负责人再将此黑名单给其下的各编辑过目,要求记下名字之后再将此名单回收。对此,野渡认为:“这个命令完全是违法的,你知道宪法里面说公民有言论自由,可以行使出版、发表文章的权利,他这样就完全违背了宪法的规定,所以他也不敢印成文件来下发到有关出版、发行、报社、媒体,他不是用印刷文件的形式发下来的。”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局局长郭卫民上星期五表示,将在30多个部委推行对境外媒体的采访问询要求“零拒绝”的制度。也就是说,各部委要有人受理境外记者的电话问询和采访申请,要在24小时或规定时间内给予回复;然而与此同时却下达黑名单通知给大陆媒体负责人,进一步限制采访自由。前《百姓》杂志总编黄良天告诉记者,当局对境内及境外记者采取了不同方式对待,但封锁消息,新闻不自由的本质并没有改变,“对于我们这些部门来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怎么零拒绝?他们对人民都没办法零拒绝,对外媒能够做到零拒绝吗?他们应首先对自己的公民零拒绝。他们这是在跟你打太极拳,跟你搞外交辞令。”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