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方为阻止民众上访,迫害维权人士,会将他们送进精神病院。流亡德国的中国异议人士王万星就有过这样的经历。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从德国发来的报道

2009-08-17

八月十六日是因为要求平反六四被当作精神病患者关押十三年的著名异议人士王万星先生流亡德国四周年。他感慨万千地说,中国政府迫害他的行为比精神病患者的行为还荒诞。他要求中国政府停止这种无法无天的行为,立即释放王妙根、王联喜等政治犯。

这一天,他在德国法兰克福的家中感慨万千地对记者说,“零九年八月十六日是我直接从中国的安康医院流亡德国的四周年,感想当然是很多了!”

王万星先生说,过去四十年他所经历的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的恐惧和镇压简直比精神病患者的行为还荒诞,“我一开始被关进精神病院,可以说我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中国怎么还有这么一个地方,可以逃脱法律,不经过法律的程序把人关押起来。”

对此,他具体介绍说,“到了天安门广场,他们就把我押到天安门底下的派出所去,然后有十多个单位的人给我分别地拍照录像。后来我就想到,天安门广场地区是中国各种政治的中枢,这里面就有中央办公厅,总参、总政,国务院办公厅,还有信访,邓小平办公室等。最后把我怎么处理,关不关,关押在什么地方,他们也绞尽脑汁。”

在国际社会压力下,中国政府不得不把他送到德国交给德国政府的说明中说,“王万星仍然没有被治愈。王万星自从第一天进入医院起,就有严重的妄想症,建议德国把他安置在更为严格的地方,给予控管、监督。”

王万星先生说,中国政府忘记了,按照中国的法律,精神病人不能够出国,按照法律,德国也不能够给精神病人入境签证。“两位荷兰医生及一位精神病理学家,在对我进行严格的检查后指出,王万星先生并未患有任何精神方面的疾病,没有理由被关押在精神病院中。”

对于所有中国政府的荒诞行为,王万星先生最后说,“如今我根据中国出台精神卫生法草案的情况下,提出要中国政府与北京安康医院以法律的精神为我开出文字证明,入院与出院证明,及相关的精神赔偿。”

他并且再次向国际社会呼吁,“希望最后能够改变中国的极权制度,让王妙根先生、王联喜先生、秦永敏、王炳章、彭明、胡佳、刘晓波、郭飞雄等早日恢复自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