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纽约的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星期三发布一份人权报告,呼吁中国政府对新疆每一名被拘押者的下落作出解释和保证,并允许国际社会对“75事件”及之后发生在乌鲁木齐的事件进行独立调查。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2009-10-21

这份名为“我们甚至害怕寻找他们——新疆事件后的強行失踪案”的报告长达44页。报告收录了在新疆“75事件”之后43名被中国安全部门拘押后失踪的维吾尔男人和少年。

国际人权观察表示,在2009年7月6号和7号两天,中国军警在乌鲁木齐两大维族人占多数的区域:二道湾和赛马场进行了扫荡,而其他类似的小规模的扫荡则至少持续到8月中。人权观察的这份报告中记录的这些失踪的维族人大部分是20几岁的年轻人,其中有两名是12岁和14岁的男孩。

人权观察的这份报告指出,有目击者称,中国安全警察先是封锁整个社区,搜查年轻的维族人,一些人在和家人隔离后,被强行下跪,他们中至少有一些人被拷问是否参与了“75事件”。在赛马场的突袭中,一名目击者称,军警甚至对一位70多岁的维族老人动武。还有一些军警甚至只要见到维族年轻人,就不由分说地将他们塞进卡车里带走。

美国维吾尔联盟副主席阿里木·塞依托夫认为,国际人权观察在这份报道中收录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据他们掌握的数据,新疆至少有几千名维族年轻人失踪。

阿里木·塞依托夫:“我们认为这些年轻人可能是被中国政府被抓。我们这些消息是当时七五事件以后直接从乌鲁木齐和其他地方,从维吾尔人他们去中亚和其他国家去的时候与我们通讯联系之后发现的。”

阿里木·塞依托夫强烈谴责了中国政府的做法,并对那些失踪维族青年的处境表示担忧。

阿里木·塞依托夫:“第一,我们是非常担心他们的情况。假如他们被抓了,我们希望中国政府就承认他们被抓;假如他们没有被抓,就对此采取行动,找到他们在哪里。我们非常担心的就是有些可能被打死,中国政府然后什么都不说,就认为他们是所谓的失踪。”

“人权观察”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停止这种强行失踪的做法,释放没有被定罪的维族人,对拘押每个维族人的理由作出解释。“人权观察”还要求中国政府允许国际社会对乌鲁木齐的动荡以及动荡之后的情况进行独立调查。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表示,从中国政府对待异议人士、不同政见者的一贯做法来看,新疆75事件之后有那么多维族人失踪也不足为奇。

夏明:“很多人会被软禁或者会被逮捕,我们也看到好多异议人士都出现失踪现象。就象刘晓波批捕之前被一直软禁在宾馆里面。我想这些做法都会出现吧。”

“人权观察”亚洲部主任布拉德·亚当斯(Brad Adams)呼吁美国、欧盟以及中国的其他合作伙伴要求中国对新疆发生的一切作出清楚的解释,而不要出于一些经济上的利益、政治上的考量而对中国采取有别于其他国家的不同态度。夏明对此表示,现在西方国家普遍看好中国的经济,而中国方面却加大了对持不同政见者的打压力度,在他看来,这种现象是由两个误区导致的。

夏明:“我想这两个误区,第一个误区是什么呢?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其实中国认识到中国现在经济是非常困难的境地,状况呢而且还在恶化,因为这种恶化呢从各地的财政收入来看是大面积滑坡,比如上海今年的财政滑坡就超过了40%.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对中国政府来说呢,确实是非常紧张和恐慌的,所以它会加强在国内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和控制;但是另一方面呢,西方国家反而有一种虚幻的想法,觉得中国现在经济很繁荣,可以救西方经济。那么,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人权问题批评的就很少,反而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让步的话呢就可以在经济上得到中国的帮助。那我觉得两方面都有这种虚幻的想法,这都是错误的认识。”

上个星期,新疆乌鲁木齐中级人民法院对被控参与“七五”骚乱的被告人进行开庭审理并宣判,已经有9人被判死刑,另有3名被告人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