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河南省的《大河网》不仅刊登了记者张金星被警察殴打的文字消息,而且还发表了多张记者受伤和被非法拘禁的照片,在海内外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反响。显然,它们已形成了对记者十分有利的证据链,展示在众多关注此事的网民面前,逼迫官方对此事件采取与过去有所不同的做法,予以处理,这引起了我的诸多思考。

2009-10-26

以前殴打记者的事件屡见不鲜,连中共“一国两制”承诺下出现的香港记者在新疆被打的丑闻炒来炒去,最终也没有什么结果,更何况在自家门口警察围殴当地媒体的小记者呢?它之所以引起重视,我想原因大概有两点,一是事发现场被打的人,除了记者,还有观众田易晨,有人把这个新闻和照片捅到了网上,吸引了许多人的眼球,公众舆论形成了强大的压力,官方不得不正视;二是中共正在信誓旦旦地宣称“要保护记者正当采访权”,并刚刚主办过所谓的“世界媒体峰会”和“第42届世界中文报业协会年会”,近期还委派习进平出席了德国法兰克福书展开幕式,如果不对这起殴打新闻记者的事件做个样子,显个姿态,实在说不过去,有被网民口水淹死之虑。于是河南洛阳市出现了一系列怪现象:网上先是披露了“记者采访车祸被洛阳警察围殴,打晕网友曝警方监控录像”,后是警方展示的“记者采访被警察围殴续:记者酒后滋事被制服的录像”,还有广大网民的两级议论,以及网民“奇石顽童”的所谓“理性对待”的呼吁,从而使洛阳市老城区这起记者采访被打事件变得扑朔迷离,波澜叠起,但不论如何,处于一党执政情况下的中国,官员只能自己监督自己,所以报道发出后,引起洛阳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虽然相关部门迅速介入,进行调查,但也陷入了尴尬的两难状态:报纸是党的喉舌,警察是党的拳头,现在是拳头打了喉管,喉舌发出了怒吼,怎么办?如果这种自相矛盾的局面,能够暗箱操作,人所不知也就罢了,如今不幸进入了网络时代,搞的已是海内外沸沸扬扬,如何取舍?换句话说,葫萝卜和大棒,究竟向着谁?

洛阳当地媒体说,事发当天即10月19日晚,洛阳市市委书记连维良连夜主持召开会议,听取事件调查进展情况汇报。会议要求,各相关部门要高度重视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全面配合新闻单位采访,为他们深入了解事实真相提供最大便利。会议还决定,由洛阳市委办公室牵头,市委宣传部、市公安局、市广电局等部门立即组成联合调查组,对事件进行全面调查,迅速查清事实真相,划清责任,严格依法依纪公正处理。会议要求新闻宣传、公安等部门要切实加强作风建设,教育干部职工牢固树立纪律观念,提升业务素质,锤炼个人修养,积极营造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文明环境和良好的舆论监督氛围。看来,官方用一种既舍不得拳头,又舍不得喉舌的进退两难,云山雾罩的讲话口吻,把网民的胃口又一次高高地吊起,不知何时才能落下,说不定最终还会是不了了之。

实际上,依据中国现有的法律条文,这是一起非常简单明确的刑事案件,警察根本没有权利殴打任何人,包括犯罪分子在内,退一万步讲,既便记者喝醉了酒寻衅滋事,也应当免于暴力对待,何况警方的自辩并非事实。把一个没有经过法庭审判的人锁在铁制审讯凳上,长达24小时,已是践踏人权的酷刑行为,明显地构成了严重的职务犯罪。警察的执法犯法,枉法追诉,肆意枉为,已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应当立即将非法拘禁它人的警察抓起来,押解当地法院审理,让他们也尝尝坐铁凳与牢房的滋味。

然而,中国是一个警察国家,共产党需要警察的拳头去残酷镇压反抗的人民群众,而对喉舌的需要则另有特定的含义,既它们只能唱赞歌,只能栽花,不能批评,不能挑刺,否则就会是张金星那样被打的下场。因此,当官的权势者在处理类似事件时,考虑的不是保护舆论监督的问题,而是如何安抚警察的高招,因此我预料他们不久后会象征性地抓捕一两个警察,以平民愤,尔后关押一段时间,并会暗中精心关照,一旦事过境迁,网民淡忘,立既再把打人的警察重新安置,以稳定“军心”,当然,“军心”指的是全副武装的警察,不会是手无寸铁的记者。毫无疑问,在类似“石首事件”不断发生的充满危机的情况下,中共最需要的不是记者,而是警察,不是葫萝卜,而是大棒,需要的不是披露真相的媒体,而是无情镇压的铁拳头,这不仅是因为中共原本就是革命党,就是用大棒,刀枪杀人起家,并夺取政权的,而且60年来也是用无情的拳头不断封喉息声,才巩固了自己的统治。与张志新,魏京生,胡佳,郭全,刘晓波等人相比,洛阳广电报小记者的挨打一事,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所以,只要中国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不废除一党执政,不实行宪政民主,这种殴打记者,压制言论自由,侵犯人权的现象还会屡屡发生。而眼下我们所能可怜地期待的只能是,洛阳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立林承诺的所谓“及时在相关网站上向网民公布事件调查处理的结果。”我想,既然洛阳市检察院反渎局相关负责人说,检察机关已经介入此事,目前正在案前调查取证,但愿此案能有个比较令人满意的结果,能有利于中国尽快出台一部《新闻记者保护法》,并加以认真执行。当然这是一个书生的痴见,不过也终是历史的必然。

2009年10月23日,于多伦多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