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毛泽东自己所说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在后30年里,法律、法治变成了流行词汇,在大选报告、官样文章里俯拾皆是。有一度邓小平心血来潮,甚至说共产党也要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里活动。而真正的现实是一党独裁依旧、有法无天。

2009-11-03

现今中国的法律,除了新闻出版法、政党法之外,可以说包罗万象。但一碰上敏感的政治问题,就由政法部门和长官意志说了算;一碰上利益冲突问题,就由钱和权说了算。所以法律都成了唬弄人的废纸。

总书记和总理赵紫阳可以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就被软禁到死。著名律师高智晟可以失踪一年。上海律师郑恩崇因揭露官员腐败,维护民众权益,不仅受牢狱之灾,还要在媒体上遭受人格的丑化和贬损。著名学者刘晓波因参与“08宪章”活动,甚至被监视住所,或是超时间的逮捕、关押。湖南民主党人谢长发、浙江民主党人王荣庆,只因为与各地朋友联络,想开会,便被重判。南京学者郭泉只是宣布组党,便被判十年重刑。

作为法律的应用者、维护者和体现者,律师这个群体本身随时会遭遇到非法的压制和迫害。得罪官方的律师们可以随意被吊销执照。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公盟,可以被转个弯子,整得不能正常工作。更有甚者,许多碰到政治敏感问题的公民,当局可以不通过法律程序,只要用劳教条令就可以把他们整得死去活来。

最近的一例是广东的罗勇泉,曾经参与08宪章的签名活动和撰写诗歌,被传讯七次。今年五月被中国政府以公开发表攻击党和政府的诗歌为由,判处劳教两年。罗勇泉从狱中托人辗转向外界发出信息,表示由于没有亲人探访,五个月来他一直没有生活费。不但食不裹腹,连买日常生活用品的钱都没有。每天只能赤脚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直到一名狱友把自己的鞋偷着给他穿。

有无数知名或不知名的人士被中共用劳教的手段打击。至于民间的利益纠纷,法律只是强势权贵压迫弱势群体的工具而已。如有法律诉讼,一句话可以概括:官样衙门八字开,无钱无势莫进来。在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都是一党独裁的情形下,指望树立法律的权威、以法治国,那无疑是愚腐蒙蔽,比上青天还难。

三年前在台湾脱离中共的官员贾甲,几天前搭乘飞机回到北京,直接面对有法无天的中共政权,又失踪了。但这已经展示了道德的勇气,也表明了改变有法无天现状的途径。那就是更多的公民站出来了,行使和捍卫公民的权利,反抗一党独裁的暴政。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