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奥巴马本月16日与上海大学生直接对话,应当是这次访华整个行程中的第一亮点,从目前海内外的媒体报道看,大学生提问造假已露了马脚,上海官方精心地挑选了出席学生、并拟定了所提的问题,做了细致的培训,似乎象一场并不精采但成功的表演,但未想到,演讲直播后不到一个小时,中国网友们便通过“人肉搜索”发现了秘密,提问的“学生”竟是“演员”式的政工干部。

2009-11-18

但奥巴马似乎也不怕,也不惊奇,他的智囊团有备而来,果然他听到了美国使馆方面转来的网民提问。这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美国总统还是把握了有利时机,谈了有关网络自由的问题,我想,这大概是坐在上海科技馆的四百多名来自复旦、同济以及交大的上海知名学府的学生们,难以预料的结果吧。面对“我们该不该能够自由使用Twitter”?的提问,奥巴马总统说:“信息交流得越自由,社会就越强大,因为这样世界各国的公民可以向自己的政府问责。他们会开始独立思考,从而产生新思想,鼓励创造性。所以,我从来都是一个互联网公开使用的支持者。我大力支持信息不受管制。这也是我刚才所说的美国传统的一部分,我认识到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传统。我可以告诉你们,在美国,我们具有的自由的互联网——或者说上网无限制,是我们力量的一个来源,我觉得应该得到鼓励。”

在这里,奥巴马已经在委婉地批评中国了,身上顶着7989亿债权人的压力,讲出这样的话,已是相当不容易,显然他是很有勇气和政治智慧的,他知道学生背后还有权势者在操控监听,所以他接着讲了一番安慰中国领导人的话,他的原话是:“我应该坦诚地说,作为美国总统,有时候我倒希望信息传播得没有这么自由,因为这样我就不会老是听到别人批评我。我觉得人很自然地——当他们在有权有势的时候就会想,那个人怎么能那样说我,或者,那是不负责任的,等等。然而事实是,由于在美国信息是自由交流的,在美国有许多人批评我,说我什么的都有,我其实认为这让我们的民主体制更强大,也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领导人,因为这种做法迫使我倾听那些我不想听的意见,迫使我审视我每天的所作所为,看一看我是否为美国人民尽了全力。”我认为,奥巴马的话潜台词很多,也是针对中国领导人的,它的微妙之处在于,他既批评了他们,又以个人为例,请求他们谅解,因为就常人共同的弱点看,他也不喜欢别人对他指手划脚,说三道四,但没办法,他是美国公民投票选举的总统,他必须用良好的心态,对待老百姓的诉求,他绝对不可能象中国领导人那样,动辄把持不同意见者投入监狱,或者在网上修建万里长城和柏林墙,以维护自已的统治,实际上他的话,已极大地刺痛了坚持一党执政,拒绝普世价值,老虎屁股摸不得的共产党领导人,所以奥巴马是假中求真,一针见血。

接着他进一步巧妙地煽动青年学生的民主改革的激情,他说,“互联网成了这种公民参与的更强大的工具。其实,我能当选总统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通过互联网我们能够调动起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的参与。开始的时候,谁也不认为我们能赢,因为我们并没有所必须的财力最大的人的支持,也没有最有势力的政治掮客。但通过互联网,人们对我们的竞选活动产生了激情,他们开始组织起来,聚会,安排竞选活动、事项和集会,最后成了真正的自下而上的运动,使我们能够干得出色。”我想,他讲这番话是基于自信和对既时信息的把握,因为他独自一人手持雨伞走下飞机和与习近平握手时灿烂的笑容,已经给中国百姓很新奇的印像,他知道中国人正在拿他和胡锦涛等领导人相比:黑人或少数民族的人可以当总统,为什么只有共产党员才能领导这个国家?所以他的现身说法,一定使共产党最高领导人感到十分恐慌。假如中国人,利用网络参与言论自由和民主选举,那么现有的国家领导人将被时代所抛弃,中国人民会自下而上地选出新的领导人,中国就能和美国一样是民主国家了。因此,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奥巴马沿着当年尼克松的路线,刚一走进中国上海就旗开得胜,打了一个漂亮仗。这真的使我非常意外。

不过,不甘于退出历史舞台的中共领导人也有智囊{酒囊},他们制定了“圈地”的补救措施,下令仅限于此次对话在上海电视台播出,并在中文网站上删去了敏感内容,但显然已于事无补。上海是经济中心,但政治信息传播也很快。据报道,演讲直播后不到一个小时,中国网友们通过“人肉搜索”推出了名单,第一个提问者,女“学生”程熙,是共青团复旦大学委员会研究室常务副主任;第二个“学生”黄立鹤,则是同济大学外国语学院团委书记,另外一个提问者钱文韬,是06级本科生,上海交大密西根学院学生党支部副书记,总之他们“都是党和国家信得过的学生干部”。

这一信息的曝光,进一步揭露了中共弄虚做假的雕虫小技和虚弱本质,加重了奥巴马演讲的份量和意义,中方弄巧成拙,使人耻笑,奥巴马假中求真,出奇制胜,进而随后的在中国颳起的奥巴马旋风,一浪高过一浪,谁也不能阻挡。

我认为,虽然接下来的访问活动中,包括奥巴马和胡锦涛共同召开的记者会,都没有提到释放狱中政治犯的明确要求,但中美双方承诺明年初既恢复人权对话,可以预见刘晓波,谭作人等良心犯有希望获释,据我所知,象刘晓波和谭作人这样的仅仅是写文章发表不同意见,并没有组党或参与某个组织的异议人士,最有可能被中国当成人质,与美国交换,以满足众议院的诉求和决议。那么今年底或明年初会看到奥巴马访华的深远意义渐渐体现出来。

今天早晨,我通过CBC电视再次看到了奥巴马的明亮笑容,他是快步走在中国的万里长城上,我猜想至此他才真正明白了,为什么与中国打交道如此麻烦,如此弯弯曲曲,以至他不得不辩明真假,假中求真,长城还告诉他,中国过去受到外族的欺辱威胁太大,现在的领导人耳中仍然回响着战鼓声,而且他们还坚信城墙的封堵是最有效的办法,既使美国欠了7989亿元债务,中国也怕美国使他和平演变。然而他们不知道,演变已经开始,造假和封堵加速了进程,一切都将不可避免。

2009年11月18日于多伦多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