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5日,部分《零八宪章》签署人发布倡议书,呼吁持续推动《零八宪章》的传播和中国社会民主化的进步。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采访报道

2009-11-26

这份《致所有<零八宪章>签署人的倡议书》指出,在《零八宪章》即将迎来其发布一周年之际、在刘晓波依然被中共当局无理羁押和逮捕的状况下,目前已经有超过1万名各界人士,不畏强权,公开参与了《零八宪章》的实名联署活动,中国专制体制的政治高压并没有使任何一位签署者宣布退出签名,反而《零八宪章》在严酷的封锁下,仍在网络世界迅速传播,这表明其倡导的普世价值和基本主张获得了越来越多的社会认同。

中国学者、《零八宪章》的首批签署者之一江棋生表示,《零八宪章》作为中国大陆目前最为重要的公民权利宣言,其目的就是要唤起社会的共识,以推动中国政治民主化的进步:“《零八宪章》的发布,它要求的呼唤的希望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能够通过自己的独立思考对《零八宪章》所阐述的一些基本理念、基本主张公开给出自己的意见,形成一个规模越来越大的公民运动,共同来推动中国政治的民主化。”

《倡议书》还指出,中共执政当局迄今对于攸关国家、民族未来的重要建言《零八宪章》,不仅没有做出正面的回应,反而通过其掌控的媒体,明显针对性地大肆宣扬中国不适合民主选举等论调;同时暗中加紧动用一切技术手段,从互联网上全面封杀相关的内容,并对大部分《宪章》签署人进行骚扰和恐吓,这不仅是对中国公民基本政治权利的粗暴践踏,也是对公民尊严的严重侵犯。旅美中国政治学者王军涛分析认为,《零八宪章》对于中国社会的长远影响在于公众不懈的坚持和抗争:“在《零八宪章》刚刚签署之后,我们就对《零八宪章》的前景做过预测。第一个呢就是《零八宪章》它上面呢没有得到中共高层的这种支持,下呢又没有一个政治空间进行民间动员,比如说通过结社呀,办报呀、做教育呀、还有集会呀等等,能够进行广泛的传播;第二个就是当局通过严厉镇压把它给控制住,这样的话,我觉得《零八宪章》可能更象第三个可能,在跟极权政权长期较量中,有起有伏地在坚持和发展,最后到了政治改革条件成熟了,它成了一面政治改革的旗帜。这样就大大地缩短了民间政治力量的这种整合过程。《零八宪章》如果能持续下去,可能会给我们带来这样一个比较好的政治前景。”

王军涛认为,比较与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的政治环境,《零八宪章》这一政治文献在中国具有其独特的发展前景:“从政治操作层面上讲,《零八宪章》的发展前景会比前苏联和东欧的前景大,第一个个原因就是中国现在实际上信息流传的手段等等是要比过去前苏联和东欧多得多;第二个原因就是说中国现在的多数问题都是显现的,象腐败呀、群体事件、征地呀,那么,它现在政府主要的控制还是在于用物质利益和警察这样两方面的手段,但是这样政权其实是不能长期维持稳定的。一旦这个国家出现大的问题的时候,这个《零八宪章》会有爆炸性的增长,这是有可能的。”

中国学者江棋生强调,近二十年来世界上发生的巨变表明,《零八宪章》中所倡导的以和平、非暴力方式,推动中国从一党专制向宪政民主政体转变的大趋势不可逆转:“二十年前的中国也有一场很壮丽的民众运动。但是那场民主运动被当局用坦克跟机枪给镇压下去了。二十年来,在东欧跟前苏联国家已经变成民主国家的时候,中国现在依然还在一党专政的制度之下,但是我想中国从一党专政走向宪政民主,这是肯定的。宪政民主不可能只适合于中国以外的地方。我们要做的其实还是要靠我们自身通过非暴力的、和平的一些各种手段吧来促使中国社会发生深刻的变革。”

这份《致所有<零八宪章>签署人的倡议书》还指出,在当今中国官方刻意营造的“繁华盛世”表象背后,是尽人皆知的各种危机因素和社会不满的积聚。在推进自由、民主和建立社会公正的过程中,每一位中国公民都面临着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倡议书》公开呼吁社会各界共同持续推动《零八宪章》更为广泛的传播。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