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著名异见人士刘晓波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星期三在北京法院开庭,旁听的刘晓波弟弟对本台表示,哥哥在庭上作了无罪辩护。法庭外的支持者不顾公安戒备,拉起横幅声援。西方驻华使馆官员获准旁听,但美国驻华使馆人员未获准旁听。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2009-12-23

下载视频文件

星期三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开庭审理《零八宪章》起草人刘晓波,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刘晓波的两位刘律师尚宝军和丁锡奎,到达法院时,一度被拒绝入内。此刻,有市民带同横幅在法院外,高呼释放刘晓波和要求民主的口号;也有人说自己也参与联署《零八宪章》,要求被审判,一名声援者试图展开“自由万岁、英雄无罪”的标语,立即被没收。维权人士刘德军在现场说:“两个男的衣服上写的字,前后写的‘没证据抓人’,然后写的‘不讲法律’,前后像马甲一样的状衣”。

案件引起国际社会关注,但美国驻华使馆人员未获准旁听。法庭解释是“旁听证已发完”。美使馆人员在法庭外派发声明,表示关注事件。声明说:我们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刘晓波,并且尊重中国人民和平表达政治意见的权利,以及国际认同的基本的自由,包括他们被政府控告时。我们促请所有法律程序,需要本着公平透明的原则,以及保障中国人民的权利“。

CHINA-RIGHTS-DISSIDENT-TRIAL
图片:艾未未到法庭外声援刘晓波(法新社)

庭审由上午九点开始至中午11点40分结束,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不仅被禁止到场旁听,还被公安限制在家数小时。庭审结束后她告诉本台:“不让我出门,我现在往律师事务所走”。

获准旁听的分别是刘晓波夫妇的两个弟弟。刘晓波的弟弟刘晓暄介绍了庭审的情况:“诉讼(方)是北京市公安局,为了六篇文章,一个《零八宪章》,主要证实是不是我哥写的,什么时间写的,发表在哪里,证据就是六篇文章,一个《零八宪章》,出示的这些证据都是些网上证据,没有一个证人到场”。

刘晓暄说,旁听席共20人,除了两位律师和两位家属,其余大部分是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庭上,刘晓波为自己作了无罪辩护,刘晓暄介绍说:“主要内容就是,他所有的写作都是属于言论自由,在宪法保护的范围内,他不认为他犯罪”。

律师也做了抗辩,刘晓暄说:“他起诉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律师说你(控方指)‘煽动’根本不成立,‘煽动’和‘颠覆’这两个词都没搞清楚,煽动是指直接可造成暴力行为的,这样的一些宣传,‘颠覆’是指通过暴力手段,把国家政权推倒”。

刘晓暄说,他哥哥的文章从来都是主张非暴力的:“而且是和平渐进这种民主程序的建议,双方念完了以后,今天就到这里,然后就等待宣判”。

庭审结束后,刘晓暄曾要求和哥哥单独会面,但被法庭拒绝。刘晓暄说,哥哥的状态尚好,没有看出异常情况。而法院外则有众多人群聚集,据现场网友报道,在法庭的西门外,聚集有百余名支持者。而到场声援的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在法院外被公安发现,她说:“他们从昨天晚上八点就来人看着我,早上我走得比较早,天比较黑,估计看我的人也没有发现,到了现场,我在边上坐了一会,大概坐了半个小时,我们那边的警察过来了,把我拉回家了”。

张先玲说,现场到处是便衣:“因为我听到一个警察说,你看那边有那么多人,另外一个警察说,那是我们的人,那就说明是便衣”。

为了今天和刘晓波“陪审”,天安门母亲丁子霖一夜未眠,她说:“楼下五六条汉子,堵在我家单元门口,其实他们昨天就来了,所以我只能在家里‘陪审’了,我觉得这正说明他们这次审判的理亏心虚,连刘晓波的妻子刘霞都不得离开家门”。

当天在法庭外,不断有维权人士被带离,包括律师滕彪以及独立异见人士刘荻等。对此,丁子霖说:“对刘晓波的声援,实际上我们大家都在捍卫人类的普世价值,因为刘晓波他无罪,有罪的是这个无道的政府”。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