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异议人士刘晓波一案星期三开庭。除了网络上持续涌起的声援热浪和海内外各界的支持,大批网民发起实际行动,持黄丝带前往法院声援支持,但遭到当局的阻拦或拘押。而法庭到周五继续审理,也被认为是有意在圣诞节期间降低国际舆论的关注。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2009-12-23

tt
图片:网友自发组成的推特头像方阵(网友立里提供)

《零八宪章》起草者刘晓波一案星期三开庭审理。在此前,网络上号召发起了黄丝带行动,在审理前的一晚达到高潮。全球的网络用户在“推特”和论坛上都发起了更换用户头像为黄丝带的行动。至审判前,已经有网民收集并形成了巨大的超过数千人的黄丝带方阵,也激发了大批用户跟随行动。国际知名艺术家艾未未星期三清晨在“推特”上表示:“刘晓波,今天,你还未出征就已经凯旋。”

星期三的法庭庭审并没有实质的结果,星期五继续开庭。庭审结束后,有官员直接对两位律师表示:“宣判之前不要接受任何媒体采访,这是命令,只有宣判后才可以公开庭审情况。”而法庭外和网络上,却成为了官方与民间力量最激烈的战场。网民们自发携带黄丝带前往法庭附近散步支持,并有人打出“推特观光团”的标语进行声援。但是无论是和平的散步者,还是试图进入法庭的旁听者都受到便衣警察的阻挠,还有一批人受到拘捕。贾春霞、石婧与刘丽萍等网友只是因为佩戴黄丝带便被带到石景山鲁谷派出所。而网友女贞子和同是《零八宪章》签署人的刘荻,被警方带走后至周三夜晚仍没有下落。

sx
图片:《刘晓波与刘霞》诗集(记者心语提供)

网络作家莫之许也在庭审当天计划到现场声援,但遭到阻挠。他告诉记者:“大多数人都是没有去成,像丁老师(丁子霖)这些人,还有我、老鼠(刘荻)、滕彪,我们提前溜出来,或者是滕彪昨天从深圳回来,就没有被他们控制的。他们就估计我们要去,就通知当地的一些派出所、分局等着我们,劝我们走。这个时候我们被贴身紧逼,呆着没有意思,我们就走了。”

独立中文笔会成员余杰认为,北京当局在圣诞节期间对刘晓波进行审判,目的就是减少国际社会的关注。也被看守在家中不准出门的张祖华表示:“那些美国国会都休会了。人家的重要节日,大家都去度假了。我问了问除了几家媒体在北京之外,其他的也都去过节了,所以他们就搞这个。”

世界各地笔会等49团体,就北京开庭审判刘晓波发表联合声明,强烈谴责中国当局不顾国内外的广泛批评,粗暴侵犯中国公民权利和继续监禁刘晓波,并呼吁各界社团、机构以及个人加入行动,团结一致促使中国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及停止打压和骚扰笔会会员和《零八宪章》联署人。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潘嘉伟表示:“我们把这些声明都贴在中联办的门口,然后也把一些黄丝带系在中联办的门口外面。我们用黄丝带来表达追求言论自由还有其他人身自由。希望把这些黄丝带和我们的声明贴在门口外面,引起大家的关注。必须要中国政府无条件地立刻释放刘晓波。”

堪萨斯州的美国参议员布朗巴克,通过“公民力量”组织致信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对刘晓波表达敬意和支持。

布朗巴克在信中说,由于中国宪法授权司法体系向中国共产党负责,事实上,刘晓波将难以接受公正审判,他的审判结果已由中国共产党提前决定。但刘晓波和其它签署《零八宪章》的中国公民是中国民主和人权活动的真正开拓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