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名:强烈抗议湖北省孝感地区应城市公安局逮捕杜导斌)

今晚(2003年10月28日)10点30分左右,我忽然接到杜导斌的妻子黄春荣的电话,告诉我一个既令人气愤、又让人恐惧的消息:杜导斌在今天下午四点多钟被捕。

今天下午5点40分左右,黄春荣正在家中做晚饭,突然有七人闯进来,没有出示任何身份证件,却向黄春荣出示了搜查令,上面还有杜导斌的笔迹,写的是自己家的地址。他们要黄春荣在搜查令上签字,被黄春荣拒绝,其中一人说:“你不签,有人替你签。”

之后,他们对杜导斌家进行了搜查,查抄了电脑、手稿、所有通讯地址、以及境外回来的稿费托收收据,导斌给妻子的委托书,还有三本境外出版的书籍。

搜查完毕,他们再次要黄春荣在两份文件上签字,但黄春荣只在物品清单上签了字,仍然被拒绝在搜查令上签字。

在搜查期间,黄春荣和搜查人员有如下对话:

“你们凭什么查抄电脑?”

“这是杜导斌作案的工具。”

“杜导斌现在在哪?”

“在派出所。”

“你们凭什么抓他?”

“单位领导和我们曾多次找他谈过,但他不听。他已经越线。”

“越了什么线?我是他妻子,我知道导斌并没有做违法的事。导斌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们正在调查。他何时回来,现在无法确定,这取决于调查的结果和他本人的态度。”

“我要见我的丈夫。他究竟在哪?”

“正在调查期间,我们无可奉告。你也不能见他。明天我们会把拘留证送给你。”

这些破门而入的搜查人员临走前还特意警告:“你不能把今天的事告诉任何人,特别不能告诉境外媒体,也不能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否则的话,对杜导斌不利。”

据黄春荣讲:七个人中,有两人她认识,一个是她所在单位的领导,一个是曾经找导斌谈过话的警察,也就是湖北省应城市公安局或国安局的警察。黄春荣看到,搜查令上有湖北省孝感地区公安局和应城市公安局的公章。

黄春荣还说:在此之前,单位领导和警察曾多次找导斌谈话,一种劝说加威胁的警告,对此导斌本人也曾在网上发文透露过。导斌对此早有心理准备,曾向妻子交代过几个朋友的电话,以备不测。黄春荣对导斌的危险处境也早有预感。她说:最近一段时间,只要导斌下班回家晚一点,她就开始担心。

28日下午四点多钟,黄春荣曾接到过导斌的电话,说是与三位同事出去办事,不回来吃完饭了,让她别担心。她怕导斌出事,过一会儿打了导斌的手机,导斌仍然说自己与单位的同事外出办事。但是,在黄春荣做晚饭期间,接到导斌单位同事的电话,问导斌是否在家?黄春荣说:“他不是与你们在一起办事吗?”那位同事说:“没见到导斌。”黄春荣马上预感到可能出事了,又打了导斌的手机,导斌只是说了:“没事,别担心”,便匆匆挂断。

之后,就是七人破门抄家的一幕。

黄春荣从未经历过这种恐怖,电话中的声音焦虑而无奈,她不知道导斌为什么被捕?关在哪里?自己的家为什么被查抄?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能作什么?更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将面对怎样的未来?如果导斌被长期关押,她和12岁的孩子将怎么过日子?电话中,她多次重复“我该怎么办?”

她对电脑一无所知,连邮件都没发过,又从未与媒体打过交道。所以,只能通过朋友发消息了。

黄春荣还抱有导斌可能回来的幻想。这是一位妻子和母亲的最大心愿:让家团员。所以她决定暂不向其它朋友和媒体透露,等待明天警察们的答复。

我尊重导斌妻子的意愿,暂不发出导斌被捕的消息。(以上与黄春荣通电话内容记录整理于北京家中,时间:2003年10月28日23时40分。文中如有细节出入,还望得到杜导斌和黄春荣的谅解)。

10月29日,又接到黄春荣两次电话,警察还没有通知,电话中的黄春荣仍然无奈、无助。至今,她还没有把这个灾难的信息通知导斌的其它亲人,因为导斌的父亲已经70多岁,身体不好,她怕老人家经受不了这样沉重的精神打击。

10月30日,黄春荣来电话说:上午,警察给她送来拘留杜导斌的通知书,理由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黄春荣不仅担心丈夫杜导斌,也担心12岁的儿子,不知道如何面对令人恐怖的未来。她决定把导斌被捕的消息公开。

但是,我的电话突然出了问题,全面障碍,打不出,也打不进。我的电脑是拨号上网,电话一断,网也上不了,邮件也发不了。

晚上,我借朋友的手机给黄春荣打了电话,她说:30日下午,警察来到她家,再次警告她不要对外公开,否则,对导斌、她自己和孩子都没有好处。同时,单位领导也找她谈话,劝她不要对媒体讲。之后,她去了公安局,对警察们说:我要见我的丈夫,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们抓人都抓了,为什么还不让对外讲?你们说是依法办事,为什么怕公开?

在我与黄春荣通话期间,电话两次突然断掉,最后就再也打不通了。

我家的座机,直到凌晨才恢复正常。

更具体的情况,请致电杜导斌的妻子黄春荣联系:(0712)3232845;13995883620;

我与导斌从未谋面,只是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共同声援过仍然身陷囹圄的刘荻。现在,导斌再次遭遇刘荻的命运。

又一起当代文字狱!

在中共治下,以言治罪的文字狱将何时中止?

孝感地区和应城市的公安人员还对黄春荣进行威胁,尤为恶劣!

套用赵达功先生文章的话说:如果我们不争取到言论自由,杜导斌的今天就可能是我们的明天!

为此,我强烈抗议湖北省孝感地区应城市公安局对杜导斌的以言治罪!

2003年10月30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