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著名维权人士刘晓波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周五将在北京宣判。香港媒体星期四在以大篇幅报道的同时,炮轰当局打压异见人士到了肆无忌惮地步,学者批评法院对律师及被告和家属的行为违法。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导

2009-12-24

jl
图片:北京法院审讯刘晓波当天,禁止律师接受记者采访(乔龙提供)

正如中国历年来将重大的政治案件,放在圣诞节审判,以避开国际社会的关注。审讯异见人士刘晓波也不例外。刘晓波的弟弟刘晓暄星期四告诉本台,周五法院将宣判,家属获发两张旁听证:“他给家属两个旁听的名额,明天初步定的她(刘霞)哥哥和她一起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自丈夫被拘留后只见过他两次面,她说:“一次1月1号,一次3月20号,(明天)我跟我哥哥会去”。

记者:会不会要求和刘晓波单独见面?

刘霞:到时候试试吧,我估计……不知道。

对于周五的宣判结果,刘晓暄表示:“我们可能准备还在提诉,再上诉,最后(怎样)还要取决于我哥哥他的态度”。

对于刘案受到不公正对待,引起了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的再度关注及批评,美国也猛烈抨击中国当局,国务院发言人克劳利说,刘晓波只是签署宪章,要求中国政府开放和民主,并不构成罪行,案件明显是政治审讯,最终可能会以政治入罪。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周四在北京的记者会上说,个别国家驻华大使馆官员发表声明,是粗暴干涉中国的司法内政的行为,违反了有关规定,对此表示强烈不满,要求有关国家尊重中国的司法主权,停止干预中国内部事务。

香港各主流媒体星期四对法院开庭都做了详细报道,《明报》、《苹果日报》及英文《南华早报》,均在头版进行了大篇幅报道,还配以社论。《明报》的标题是“刘晓波否认颠覆明宣判”。该报以“打压异见人士,国家不可能长治久安”为题的社论说:在国家经济愈见兴旺发达,综合国力愈见提高,国际地位愈见举足轻重之际,政治尺度却愈见收紧,对社会的控制也愈见严厉,打压异见人士的力度甚至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这种情况绝对不能接受。目前的高压统治,不单损害中国的形象,不利国家进步和发展,更非长治久安之策。评论说,如果当局认为审讯刘晓波符合司法公义,为何害怕公众自由听审?为何不让传媒采访报道?连在法庭内协助刘晓波的律师也被勒令不得透露案情,是在显示专政权力凌驾司法公义。刘晓波之被捕、受审以至日后的判决,不可能让民众信服,反而进一步损伤了公权力的威信。

关注审案过程的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香港学者王友金表示,根据中国法例,只有涉及国家机密的案件,律师才不可以透露庭审情况:“因为这个案件不涉及国家秘密,所以应该公开审判,任何公开的案件,记者都可以采访的,如果禁止采访,就是违反国家公布的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

《苹果日报》头版则以“15国政府挺刘晓波《零八宪章》,冤案审结,圣诞宣判”为题目,指西方15个国家驻华使馆代表罕见地现身法庭外,声援刘晓波,创下同类案件开审,获西方多国代表到场声援之先河。该报的社论标题是“北京当权者才是被告”,文章指责北京当权者以为,把刘晓波送上被告席,自导自演一场“法庭戏”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处罚刘先生,就可以利用个案杀一儆百,阻吓其他人像刘晓波先生那样不舍地追求人权自由,阻吓其他人公开发出维权的呼声。

天安门母亲张先玲也认为,刘晓波无罪,政府有罪:“作为一个政府来讲,本身这种审判就是政府有罪的一种表现,因为这本身就侵犯了人权,违法了宪法”。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表示,《零八宪章》的签署和二十年前的八九民主运动是一脉相承的,而且方式也是和平理性的,二十年前学生们采取了在广场静坐的方式,二十年后他们在网络时代,用联署的方式表达诉求,其宗旨都是要求政治改革。丁子霖相信,宣判当天,仍会有很多的支持者到法院外:“我相信明天现场一定会有不少支持者去,去成了,就是对刘晓波和他的妻子最大的支持”。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导。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