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高法院发出通知,要求各级法院接受媒体和舆论监督,但同时明确规定,将追究作出损害司法权威报道的记者和媒体的责任。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2009-12-24

中国最高法院星期三公布《关于司法公开的六项规定》和《关于人民法院接受新闻媒体与舆论监督的若干规定》。中国法院网报道说,六项规定要求各级法院在审判的时候做到六个公开:立案公开、庭审公开、执行公开、听证公开文书公开和审务公开。但新闻媒体在报道的时候,有五种情形将受到追究:1,损害国家安全和社会公众利益,泄露国家机密和商业机密的;2,报道失实或进行恶意报道,损害司法权威;3,侮辱诽谤法官,损害当事人名誉;4,接受当事人请托,歪曲事实恶意炒作;5,其他严重损害司法权威和影响司法公正。

北京的律师江天勇表示,通常来说,司法审判应该公开公正和公平,但这些规定有时在中国难以落实:“我觉得中国有很多法律规定,有些规定也不错,但是当有法律而无法治的情况下,法律只被掌权者当作一个工具去使用的时候。有些规定当他想用的时候,当对他有利的时候,他就能可以拿来使用。当他不愿使用的时候它就是一纸空文。”

最高法院规定的新闻媒体报道规则,也引起了关注。在互联网上的一篇评论文章认为,这些规定实际上给中国各级法院压制媒体报道提供了法律依据,因此所谓接受新闻媒体与舆论监督的规定,变成了不接受新闻舆论监督的规定。

在美国的评论人士李洪宽以正在北京进行的刘晓波一案的审判为例指出,所谓公开审判和舆论监督在中国无法真正实行:“马上就要审判刘晓波了,那刘晓波的妻子作为一个重要当事人想去旁听,现在共产党居然能拒绝妻子刘霞去旁听它都做不到。最后在刘晓波的审判席上全是中共安排的那些街道老太太呀或者是公安啦,国安啦,全是那些人坐着把席位都占了。真正的当事人,刘晓波的亲人、他的家属、亲朋好友、同事、甚至那些签署了《零八宪章》的那些300多人想去旁听,门儿都没有。那所以说这个都是假的。”

李先生指出,中国最高法院的规定中有许多模糊概念,而通常以这些模糊概念定罪的是法院,因此最高法院确实是给新闻媒体戴上了禁箍帽,而给各级法院极大的自由发挥空间:“他讲的这五六条惩罚措施,这都非常模糊的。什么叫损害司法权威?如果这个法官是个糊涂虫错判糊涂案。记者如实报道了,算不算损害了司法权威呀?首先,中国的司法体制判断一个对错,它不存在一个第三者。法院只要说你记者诽谤我,那你就是诽谤我。那就惨了,那就没有记者敢报了那就。”

江天勇律师认为,中国的法律中对相关的问题其实已经有明确的规定,但在现实的中国,问题不是没有法律,而是没有法制:“关键是法官他怎么去审判?这些里面一些条文的规定显然可以被用来更好地打击一些媒体。我的看法是现在这种情况下,这一个规定它只会被掌权者来利用。而且就是说,当一个国家没有真正的言论自由,没有真正的法治的情况下,这一切都没有太大的作用。”

中国最高法院的两个规定,没有说明法院如果不接受监督会如何处理,但却对新闻媒体的报道却有明确的“依法追究相应责任”的规定。一些评论认为,中国高法的这些新规定的真正目的不言而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