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台征文活动《大国崛起》获奖者吉林张先生:《中国是不是崛起的国家?》

2009-12-24

哈尔滨赵先生谈本台广播为何能让他牺牲睡眠,过时收听的理由:

哪怕是在刺耳的锣鼓、唢呐、噪音和大于贵台的中央台节目声音的干扰声中,能够听到贵台的节目,我就会克服种种困难,继续收听。这种动力来自于节目的真实、感人与精彩。对比大陆这一党专政的独裁统治,没有制衡的监督,没有多种新闻媒体的不同声音来约束,不管是报纸、电台、电视台全是万变不离其宗,紧跟着中宣部安排的一个腔调。不管是对89六四事件,还是新疆打砸抢烧,上海袭警,吉林通钢等,都是弱势群体因为起码的、切身利益得不到合理解决,所引发的事件。这边的报道,不是慢了好几拍,就是不说真话,欺骗广大老百姓。还反而将争取权益的人,说成是不明真相,受到少数别有用心、境外反华势力的唆使。

我要发自内心地感谢贵台节目制作人、记者和主持人。是你们的辛勤劳动,忘我的付出,特别是那真情甜美而具有穿透力的声音,深深地吸引,打动了听众,才使我们哪怕是牺牲宝贵的睡眠时间收听节目,使我们精神上有了依托,有了沟通,有了满足。

上海沈先生对《生死在上海》作者郑念女士病逝,表达悼念:

虽然文革已经过去了四十几年,然而文革所造成的后果和流毒至今还在危害着整个社会。文革中表现出来的疯狂,使人们不但背叛了自己信仰的主义,背叛了真理,也背叛了天理人性。它充分说明了专制制度的唯一原则就是轻视人类,使人不成其人。郑念女士以沉重的笔墨记载了十年浩劫的滔天罪行,她女儿的死既说明了当时青年一代的幼稚和愚昧,也正说明了这样的青年必定会成为毛的阶级斗争理论的牺牲品。

今天的人们,很难理解当年的罪恶,甚至还会崇拜给中国带来无穷灾难的毛和他所发动的文革。这主要是由于当局一是不让人们研究文革,二是继续用党文化进行愚弄,三是改革造成的腐败使人们怀念文革的“大民主”。在一个封闭、禁锢的舆论环境教育中,六十年代曾“训练”出了大批的反人类、反文明的“红卫兵”和它的狂热崇拜者,造成了“史无前例”的灾难和灵魂的堕落。如果听任目前的教条继续毒害青少年的心灵,那么,年轻的一代走出校门并逐步成为社会的主流阶层之后,明天的中国可能会再度堕落。

郑念女士虽然死了,但她生前念念不忘中国的民主事业,我们坚信,中国人民终将懂得:自由具有至高无上的价值;生命具有至高无上的价值;人类需要和平,需要友爱,需要建立一个人人都能够自由发展的制度。人权、自由、民主、生命都是神圣的东西,都是绝对不可亵渎、不可侵犯的东西。中国人在多大程度上接受人类的普遍价值,就在多大程度上接近了自己和世界的距离,接近了人类要走的光明大道。

郑念女士,安息吧!

荷兰卢先生发表文章:《用人权砖筑民主墙》

《世界人权宣言》第一条这么写着:“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富有理性和良心,并以兄弟关系和精神相对待。”将人的尊严和崇高理念,放在所有一切的首位。但是直到今天,极为少数独裁专制国家摒弃《世界人权宣言》仍然横行霸道,特权腐败,剥夺人民的基本权利,不断制造种族歧视,继续撕裂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平等、人人共同享有精神财富、以及人人共建共创共治民主宪政下的普世价值。

中共专制,一党治国是中共的专利,理所当然是其专用的工具,社会不公,两极分化,贪污腐败等等问题,始终难以得到解决,从中央到地方,但就允许中共官员放火,绝不允许百姓点灯,就是中共和百姓完全站在对立的立场上,用绝对的权威,以恶党文化的高压态势,让百姓俯首称臣,任其摆布,甚至爬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以此达到统治的长期目的。

可怕的特权所造成的一党独揽大权,谁也无法以监督的形式去突破权利的极限,北京理工大学胡星斗教授说的好“目前中国有监督,它主要是自我监督、同体监督、内部监督。现在我们缺少的就是外部监督、异体监督、他人监督、公众的监督,这种监督的渠道是非常不畅的。”

中共17届4中全会上,胡锦涛提出党的中心任务是“党内民主”,强调重申以党治国就是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坚决不搞“三权分立”的多党制,难怪党员高官堂而皇之的如实说:“你是准备为党说话还是准备为老百姓说话?”与其说,这是一句脱口秀,倒不如说是一种与时俱进的邪党新文化。

中共正是利用党文化的有效工具,去欺骗愚弄中国的老百姓,在强大的60年,虚伪的大好河山的一片红之际,更有高官公然声称,“中国百姓不缺钱”之论调,财产公示问题理所当然应该公平对待,并且相提并论,当事实跟他们的论调有冲突时,他们就会加以歪曲、误解甚至不理会真相。当今中国正遭受中共专制三座大山的压迫,一、教育费用高二、医疗费用高。三、买房费用高。百姓的收支,难以达到平衡,百姓的生活怎样才能达到改善?随着贫富差距越拉越大,百姓维权的呼声,日渐高涨,最近几天,聚集在国家信访局门口的500多位访民,冒着风雪严寒挨冻受饿,为的就是讨回自己的公道。一党专制面临重重困境,已经无法自圆其说。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尽管柏林墙早以被推倒,中共不仅不断加以围、追、堵互联网,而且围筑网上柏林墙,但是中国民主精英,还是敢于用生命和鲜血,书写中华联邦共和制08宪章的历史新篇章,为中国民主制度转型打下了良好扎实的基础。

“零八宪章”主张民主宪政,主张百姓拥有基本人权,一年之内,取得一万多人次的认同签名,正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深得人心的刘晓波先生,为了宣传自己所深信的主张而付出了坐牢的代价,他的终身奋斗精神,唤醒了中国百姓的觉醒,彻底认清了中共虚情假意的伪面目。几千年的封建专制历史文化,已经证实对民主自由最大威胁,来自于权利的高度垄断。为了保护百姓的基本权利,前赴后继的海内外民主新精英,用亲身经历,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实现多党制就是人民当家作主。用民主的权利,选择自己所喜爱的政党,用民主的权利去替老百姓说话,用民主的权利去制约贪官污吏,用民主的权利,去维持民生的自由和尊严,普天下选择了民主自由,多党制的竞选政治体制,一定能更迭一党专制的腐朽垄断。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