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发表的调查显示,在中国民众心目中,腐败严重、贫富差距大、基层干群冲突,以及政治改革低于民众预期等十大问题将成为未来十年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2009-12-26

官方中新网日前报道,《人民论坛》发表的调查作者是中国反腐问题专家王明高,他指出,虽然惩治腐败是中共的一贯立场和方针,而且惩治腐败的力度在逐年加大,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赢得了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但是,在中国腐败并未得到有效遏制,在某些时期、某些地方、某些领域甚至还呈蔓延之势,主要表现在犯罪的人数越来越多,职务越来越高,金额越来越大。腐败的“出生率”大于“死亡率”的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对此,江苏常州的维权人士张建平认为,中国有很多合理的反腐败制度,但却不能真正得到有效实施,其原因就是缺少一套与反腐败制度相适应的有效的执法司法机制,缺乏有效的司法和公正的执法,

“那么权力制约机制、监督机制从哪里来?那就是一个用宪政民主。《零八宪章》刘晓波所说的一样,如果你这个官员,整个一个制度,官员他不能代表民意,它只代表他的那个集团的利益。那么你要他清廉,不会官官相互,他不会互相那个沆瀣一气,那从历史来看也好,从古今中外横向比较也好,都是不可能的。”

反腐问题专家王明高的调查指出,改革开放以来颁布的法律制度,之所以对惩治腐败的效果不佳,主要原因有三:一是制度设计不科学;二是制度执行没有刚性;三是反腐败工作没有一部统一的纲领性法律。王明高提出,要提高反腐倡廉制度的执行力,必须提高制度的质量和执行的刚性。一是制度设计必须持定“无赖原则”。在制度设计时,应有这样一个假设,就是每个人都是“无赖”,只有以硬性的制度制约,才能让其规规矩矩服从公共利益。北京的自由撰稿人余杰表示,王明高的这建议没有触及一个最根本的问题,

“我觉得以上这些看法都是隔靴挠痒,都是兜着圈子说话,没有说到关键的症结上。关键的症结,腐败的根源就是共产党一党专制,一党垄断所有的权力。所以这个根本性的问题不变化,就不可能有共产党自己反腐败的成功。”

余杰认为,中国对公共权力监督的形式主要是人大监督、共产党党内监督、政协监督、社会监督、法律监督,以及舆论监督等,但监督的实际效果并不理想,很多监督实际上是名存实亡。例如社会监督和舆论监督,民众没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就谈不上对腐败的舆论监督,

“中国要腐败得到真正遏止的那一天,是中国建立一套民主宪政的政治制度的那一天。也就是说像《零八宪章》这样的建议能够在中国得到实现的那一天。也就是说有成千上万个像刘晓波先生这样的知识分子,他们可以在公共媒体上发言,他们每个人其实都是腐败的克星。但是中共当局把这样的真正能够起到反腐败作用的中国人的良心、中国人的知识分子去关进监狱里面去,只能导致在官场上,在外面这些腐败的官员、贪官污吏越来越多。”

《人民论坛》的调查文章还指出,中国当前的深层社会问题,比如腐败、贫富差距等都与政治改革滞后有关。如果不解决政治改革问题,将会有很大的负面影响。政治改革如果不跟进,中国的未来将会有很大的风险。余杰认为,政治改革的关键是消除共产党的一党专制,

“共产党现在已经变成一个资本党,变成一个既得利益集团,然后变成一个赤裸裸的这种用权力到市场上去寻租。所以如果是共产党垄断所有权力这样的一个局面不改变,仅仅是单纯从经济上做一些调整,我个人认为根本没有办法改变这个贫富差距悬殊越来越大的这种情况,而且也会导致中国社会的危机、不稳定因素越来越大!”

文章例举的十项危机除了腐败严重,贫富差距大和房价高之外,还有:基层干群冲突,政治改革低于民众预期,老龄化导致的老无所养,环境危机,诚信缺失和道德失范,以及大学生就业困难等。文章认为,如果没有关键性改革措施及时遏制和扭转收入分配不公,干群矛盾深化,党群关系疏离等恶化趋势的话,特殊利益集权的强化和人心的流失将对社会的稳定构成致命伤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