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2009年12月25日,刘晓波博士被当局狠毒地强加了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的刑罚,给他定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判刑依据是《刑法》第105条第2款这一臭名昭著的恶法。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晓波是中国这块土地上20多年来因言获罪被判得最重的人。

2009-12-29

说实话,我并没有料到胡温当局下手会如此之狠。不过,有一点我是清楚的,即此案决不是遵奉“党的利益高于一切”的法院能作得了主的。在这类政治案件中,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等等,统统不过是可悲又可怜的工具而已。上头让怎么判,它们就怎么判;上头让判多少年,它们就判多少年。一审宣判后,晓波在和刘霞会面时说,他会考虑提出上诉。在我看来,晓波如果提起上诉,那并不表明他对中共的司法系统心存幻想。他当然明白,二审结果必定是上头早已交待好了的“维持原判,驳回上诉”。我认为,他之所以想把官司打下去,不过是要留下一页更为完整的历史的记载,记载一个公民面对专制强权所作的无畏抗争,见证中共当局以言治罪的黑暗和无耻而已。

那么,在人类早已跨入21世纪的今天,在柏林墙已被推倒20年后的今天,胡锦涛们对中国民间和国际社会的抗议之声置若罔闻、假手司法系统重判言者刘晓波,究竟表明了什么呢?

以我现在的认知,我认为这一重判至少表明两条。一条是,胡锦涛们对零八宪章不是一般的恼恨,而是恼恨之极,因此决意不在乎政治成本地、赤裸裸地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对着干下去。境外网站已经全文刊出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书,该判决书从四千多字的零八宪章中颇具“慧眼”地摘引了两句话,共28个字,它们是:“取消一党垄断执政特权”和“在民主宪政的架构下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的确也不必多摘了。这28个字足以表明,零八宪章是一部奠基于现代政治文明和制度文明理念,鲜明地与一党专政制度持根本性不合作主旨的宪章。我敢说,与著名的七七宪章相比,零八宪章称得上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试问,面对中国民间拿出来的这份理性、睿智、具有内在革命性和划时代意义的中国大宪章,面对伴随宪章横空出世挺身而起的范围极为广大的中国公民群体,中南海的官宦们怎么会不在惊恐之余恼怒有加、暴跳如雷呢?他们又怎么会不给零八宪章的推出者来点厉害的,狠狠地给点颜色看看呢?

第二条是,胡锦涛们对刘晓波博士不是一般的恼恨,而是恼恨之极,因而必欲“严惩”而后快。零八宪章的主要起草人和发起人不只是刘晓波一人,这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在刘晓波被关押之后,零八宪章的首批联署人和后续联署人中,不仅没有一个人公开“悔恨”自己签署宪章的行为,而且还庄严声明愿意承担自己的责任,誓与刘晓波共进退,这更无半点秘密可言。然而,当局就是要把刑罚重重地压到刘晓波一人身上,别人去“自首”,也拒之门外,概不受理。由此可以断言,当局对刘晓波的殊为恼恨和发飙打压,充分证明了晓波在中国社会的自我解放中起着非凡的、难以替代的作用,同时,也充分证明了晓波是一个言行一致的、不屈的民主理念殉道者。

在晓波被重判之后,独立中文笔会法人代表一平先生在第一时间给我打来越洋电话。我们愤怒谴责了当局的龌龊审判和卑劣刑罚,并着重议论了一个问题:在分担不了晓波刑罚的情形下,零八宪章签署人应当做些什么?我俩的看法不谋而合,结论是:应当义无反顾地推进零八宪章运动。很显然,当局重判刘晓波的目的,是要冷酷宣示“胡温新政”与零八宪章的势不两立,是要恐吓和阻遏零八宪章运动。那么,决心与刘晓波共进退的宪章签署人,我们的回应只能是,不避风险,按既定方针办:“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零八宪章的出现,使中国民间的人权事业和公民化进程有了一个质的飞跃。在零八宪章的光芒下,捍卫人权对抗特权的中国公民不合作运动,不仅是扑不灭压不垮的,而且将坚毅前行,方兴未艾。在这里,我不想讳言,零八宪章运动并不天然地排斥现代政治文明中的“和解”理念,并不先验地认定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绝对没有“和解”什么戏。不过,我更不想讳言,在大度地表明了受害者心中拥有“和解”诚意这一境界之后,人们不应也不必口不离“和解”,乐此不疲地用热脸去贴冷屁股——说轻一点,这种事情,乃智者不为。

在这里,我还特别想说,晓波被判重刑的确让人怒不可遏、义愤填膺,但是,我们却不能因此不再坚持非暴力抗争和天鹅绒革命的信念。这一信念的可取和可行,波兰的米奇尼克和捷克的哈维尔早就说得清清楚楚,如果拿什么中国的特殊国情去对这一信念进行“免疫”,起码也属智者不为。

今天,是晓波54周岁生日纪念日。晓波和刘霞对后极权制度强加于身的苦难之承受,除了使人肃然起敬外,还必将激励更多的国人参与和投入到零八宪章运动之中。事实上,正是在寒流肆虐中华大地的这几天,已经有不少民众勇敢地挺直了腰杆,以实名签署了零八宪章。一位零八宪章签署人说得好:“我愿意用一点一滴的行动去推动这个国家历史车轮的前进,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能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改变自己身边的不正义,我相信离天大亮的时刻就不远了。”——这是切切实实的与晓波共担责任的公民行为,也是对身陷囹圄的晓波最好的生日祝福。

2009年12月28日于北京家中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