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28号公开发表了中国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10天前对政法系统的一次讲话;杨焕宁称,中国面临西方反华势力的西化、分化图谋。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2009-12-29

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18号在全国政法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的讲话中分析中国所面临的各种风险和挑战的时候,首先把矛头指向“西方反华势力的西化、分化图谋”。

纽约城市大学教授夏明对中国政府动辄抨击“西方反华势力”表示不以为然:

“中共政权它确实现在有一种末日心态了。当它看整个世界的时候,它确实看到的都是敌对势力、颠覆势力和破坏势力。”

芝加哥大学教授杨大力表示,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是作好自己的工作,不要跟外界的批评过不去。杨教授说,西方对中国的批评有许多中肯的地方:

“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做得怎么样?不应该看是不是有别人的批评,有没有别人反对,其它国家的反对。如果自己的工作做得好的话,其实外面的批评,外面的反对并不重要。但是如果说工作做不好的话,那么相对来讲,可能外部的批评相对来讲也显得比较尖锐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呢,我个人感觉中国三十几年改革以来,经济发展上是做好了,但在许多其它方面,尤其在法治在这些方面来说,实际上一方面来说有一方面有一定的进步,但是也有很多差距的地方。如果说自己的工作做好了,不管国外有没有人反对,有没有人批评,这些都不是很重要的。也不用太担心,对吧。但是如果说中国国内自己在很多方面有问题的话,那么相对来讲可能这个是最应该关注的。我的感觉就是说,西方的概念是很大的。西方当然有些人是对中国有批评意见的。这些批评意见有的可能是不切实际,但有一些也是比较中肯的。但同时西方并不是大家都取同样的意见,西方的形象是非常多元的。”

在谈到中国政府有关“西化图谋”的指责时,杨教授表示,西方国家先于中国实现现代化,有志于实现现代化的中国应当向西方的先进经验学习;如果这就是所谓西化,那么这种西化不能说是什么“图谋”:

“这个世界的发展本身有现代化的因素。很多现代化因为西方首先发展起来了,所以西方发展的一些经验实际上也是现代化的经验。那么,如果说西化的本身就是现代化的话,我觉得这个本身并没有什么可值得批评的。中国内部有些人希望学习西方的经验,因为中国的改革实际上也是吸收了很多外国的经验。当然另一方面,如果有的人说完全否定中国,我觉得这个也是不切实际的。”

纽约城市大学教授夏明批评对西方美好东西的拒绝和抵制:

“当然西方有两个西方。西方有非常美的西方,有代表正义的、历史进步的、自由民主的、人权的西方。当然,西方有很丑恶的西方,包括吸毒文化等等肮脏的地方。有许多国家确确实实在贫富差距上也拉得很大,这些都是丑的东西。我觉得中国目前的问题是把西方丑恶的东西把它学进去了,而且是学得是有过之而不及,它把西方好的、美丽的西方相反在加以拒绝和抵制。”

路透社和法新社都指出,中国是在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25号被判处11年徒刑后公开发表杨焕宁的讲话的。路透社说,这一作法矛头直指政敌。夏教授对当局对刘晓波的判决表示愤慨:

刘晓波判决事件给世界上许多的人带来强烈的震撼。我相信把许多以前走温和路线的人现在全都推向中共政府所说的敌对势力那个阵营里边去。我想恐怕我就属于这样一类人。那么,我想象中国和解智库的王光泽还有其它的包括严家琪先生,那么,我相信全世界的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我相信有更多的人离异中国政府,对中国政府是充满更多的敌意,这是我觉得毫无疑问的。”

夏教授说,胡温领导层不想也不敢开自由化这个口子:

“以前在邓小平的强人的掌控下,他可以适度地进行自由化。因为他知道进行适度地自由化,一方面老百姓会拥护他、会感激他,会充满感激之情;另一方面,民间社会没有力量利用自由化的机会把中国推向民主化。而今天的情形不一样了。也就是说为什么当今天觉得胡锦涛和温家宝两个是没有铁腕风格的人物了?如果胡锦涛和温家宝他们往前稍微推一点自由化的话,他们就担心中国已经成长起来的民间势力就会推动中国往民主化的方向走。

那么,所以他们担心如果自由化的口子一开,最后的结果就是民主化的话现在反而就会往后退。“

法新社说,“刘晓波的案子,引起了西方、特别是美国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关切;美国敦促北京尊重所有中国公民和平地表达政治观点的权利。”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RFA